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五三章 一切有我

  慕悦成看着战北天和慕一帆,心里不禁一阵感叹。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他的儿子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结婚,而对方的条件好到让他无法挑剔,真是不得不说他的儿子比其他的女孩子还要会找伴侣。

  现在儿子要结婚了,让他突然有一种要嫁儿子的感觉,心里自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十分复杂。

  “北天,一帆是个男人,所以,我不能把他当成女儿一样,将人牵进教堂里,把人交到你的手上,这一点请你谅解。而身为父亲的我同时希望你从今往后要好好的照顾他,包容他,好好的爱护他,就像当日你在B城的慕氏大厦所说的,会保护他一辈子。”

  “爸。”慕一帆动容地抱住了慕悦成。

  自从站南天死后,慕悦成没有问他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慕一帆,就用各种忙碌来忘记种种不高兴的事情,甚至很少跟他说话,他以为慕悦成在知道他不是真正的慕一帆的时候,会不再关心他,看来是他多虑了。

  慕悦成回抱住慕一帆:“你挑了一个好伴侣,北天是一个值得你依靠的男人,以后两人好好的过日子,知道吗?”

  “嗯。”

  战北天搭上慕一帆的肩膀,对慕悦成说:“爸,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他的。”

  慕悦成点点头。

  战雷刚见慕悦成不再说话,这才出声:“一帆,起初我确实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对于我们来说,男人和男人一起根本不可能像男人和女人一样可以长相厮守,也认为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很荒唐,甚至觉得你们在一起只会让大家指指点点,但是,看到北天跟你在一起时才会露出笑容,看到他为了保护你而不停的在努力,我们心软了,何况你也是一个好男人,明明身为丧尸却愿意保护人类与同类为敌,而且,为了能和北天一起白头到老,还受到了许多的折磨。别的不说什么,但看到自己儿子和你在一起这么开心,我们就知足了,希望你们两人以后要互敬互爱,牵手到老。”

  杨凤晴从脖子上解下一条金玉链子交到慕一帆的手里:“本来战家有一颗擎天珠是要传给长媳的,却被北天弄丢了,现在又是末世,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只能将我在出嫁时,我母亲送的金佛玉送你了。”

  慕一帆听到擎天珠的时候,露出古怪之色,心想着这个擎天珠都变成你孙子了,后面听到金玉链子大有来头,都不敢收了,赶紧把链子还回去:“妈,这太贵重了。”

  杨凤晴佯装不高兴:“你不收下,等于不认我这个妈。”

  慕一帆一听,哪还敢不收下,连忙就拿起来给自己带上。

  战雷刚和慕悦成呵呵一笑。

  杨凤晴说:“我们先进去,别耽误北天他们进教堂。”

  “好。”

  三人转身进到教堂,不久,教堂里的音乐响起。

  战北天替慕一帆整理好脖子上的链子塞到衣服里面:“我们也进去吧。”

  慕一帆笑眯眯地牵上战北天的手,迈步走向了红毯,就在这时,右腿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似乎有东西是从骨头里钻了出来似的,痛得特别难受。

  他猛地皱起眉头,手不知不觉的摸了摸大腿。

  战北天察觉到他的异状,疑惑:“怎么了。”

  疼痛很快过去,就像慕一帆的错觉一样。

  他摇摇头,笑道:“没有什么,我们进去吧。”

  走到教堂门口时,大腿再次传来寒冰刺骨般的疼痛,他拧起眉头,嘀咕一声:“怎么回事?”

  难道是刚变化人类,身体还不太适应的原因?

  教堂里的亲朋好友看到战北天他们进来,立刻发出激烈的鼓掌声,各自的伴郎分别跟在他们的身后。

  慕一帆的右腿越来越疼痛,但听到祝福的掌声,只能强忍着巨痛,对众人露出微笑,打算在宣誓结束,再跟战北天说说自己腿的问题。

  战北天注意到慕一帆在进门的时候,脚拐了一下,但是,没有多想,轻笑一声:“不会是紧张过度,连路也不会走了吧?”

  慕一帆握紧战北天的手说:“是挺紧张的。”

  战北天回握住他:“别担心,一切有我。”

  “嗯。”

  战北天在大家的祝福目光下,牵着慕一帆来到了牧师的面前。

  牧师微笑地看着他们,准备宣召及祷告。

  站在牧师前面的慕一帆眉头越皱越紧,忽然,耳边嗡了一下,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别说这礼堂里的掌声或是音乐,就连身前牧师说了什么,他也听不到,心顿时慌了起来。

  他焦急地转过头看向战北天,想要张嘴,猛地一阵晕眩,眼前的人一时清楚一时变得迷迷糊糊的。

  慕一帆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可是,没等他把话说出来,眼前一黑,再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听牧师宣召的战北天听到后面传来惊呼声,转过头,只见慕一安快手扶住将要倒在地上的慕一帆。

  他脸色一变,着急抱过慕一帆:“怎么回事。”

  慕一安焦急道:“我也不知道,帆哥刚才还好好的,突然间就往我这里倒了过来。”

  战国雄、慕啸虎和慕悦成他们着急地站起身:“一帆怎么了?”

  “爸爸。”慕擎天担心的叫了一声。

  沈钦洋连忙跑过来:“北天,你快让一帆躺好,我给他看看。”

  战北天快速把慕一帆放在宾客让出来的长椅上。

  其他亲朋好友担心的围了上前。

  郑国宗赶快出声让他们到外面等候,因为慕一帆需要新鲜吸收空气,大家只好离开教堂外面焦急等待。

  战北天见沈钦洋眉头紧皱,急忙问道:“钦洋,木木到底怎么了?”

  沈钦洋摇摇头:“他脉象平稳,我暂时看不出来,必需带回研究院做个检查。”

  没有离开的郑国宗赶紧说:“我来替他看看。”

  战北天脸色一沉:“不会是药剂出了问题吧?”

  沈钦洋立刻否定:“不可能,要是有问题,早就有问题了,不会现在才出现问题。”

  郑国宗摇摇头:“我也看不出什么问题,还是带回研究院查看查看。”

  话落,他跟沈钦洋都被战北天用空间瞬移带到了研究院的检查室门口。

  战北天快速将慕一帆放到检查设备前的床上,紧紧握住慕一帆的手,哑声唤道:“木木,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慕一帆没有回应,像一个木偶似的,闭着眼睛静静躺在床上,这让战北天看了好心疼。

  沈钦洋看眼满是着焦急战北天,迅速打开设备仪器,心里却沉甸甸的。

  他非常的肯定自己的药剂绝对没有问题,要是有问题,郑家明和庄子阅也早就出事了。

  战北天忽然想到在进教堂前,慕一帆摸向大腿的动作,接着,就想起了某件事情。

  他倏地睁大惊惧发红的双眼,猛地抬头说道:“大腿。”

  “什么?”沈钦洋和郑国宗愣了愣。

  战北天急切说道:“木木有骨癌,右大腿曾经还出现肿胀现象,后面大腿被空间风暴的威力割去了皮肉,再恢复过来时,大腿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而且,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我都忘了他还有骨癌的事情,在治疗前,也没有想过木木变回人类之后,骨癌还存在他的身体里。”

  天啊!

  他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郑国宗也想起这件事情:“对,对,木木有骨癌。”

  慕一帆变成丧尸之后,这两年也没有发生什么状况,所以,他都不记得有这件事情了。

  沈钦洋也想起了慕悦知曾带慕一帆来看骨癌的事,自责道:“我……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当时,他一心只想把丧尸变回人类,根本就没有想过变回人类之后,所有机能也会得到恢复,那变成丧尸前曾经拥有的病痛很有可能会继续复发。

  而且,慕一帆在B城的时候,没有重视骨癌这件事情,何况时间过去这么长时间,他也把这事情忘了。

  郑国宗着急道:“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快看看是不是骨癌引起昏迷。”

  “这要到医疗院那边检查,我现在看看是不是病毒或是我的药剂再作祟。”

  沈钦洋熟练的给慕一帆做了一系列检查,说明他的身体是正常的,药剂对他的身体没有造成影响。

  “我确定我的药剂没有问题,还是推到医疗院那边瞧一瞧。”

  战北天立马抱起慕一帆,带着沈钦洋和郑国宗瞬移到医疗院那边。

  沈钦洋带着他们来到检查室,飞快启动所有检查设备。

  郑国宗突然惊惧叫道:“战少将,你快看木木的右腿。”

  战北天和沈钦洋往慕一帆

  

(继续下一页)

第三五三章 一切有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