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〇章 有眉目了

  慕悦风笑说:“三哥,没有什么事情,一安只是人手不够,想让我多派人手给他。”

  慕悦成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子,但也没有戳破他:“既然一安不够人手,那就多派些人给他。”

  “是。”

  慕悦成率先走进大厦,赵芸萱尾随身后,在路过慕一安面前时,目光不由地怔了他一眼。

  走在后面的慕悦知正想要进去,就被慕悦风给拉住了:“四哥,你跟我来。”

  慕悦知看他神色凝重,点点头。

  慕一帆看眼离开的慕悦知、慕悦风和慕一安,转身对慕悦斌笑说:“大伯,快中午了,我们吃过午饭,再去查一航的事情怎么样?”

  “好,那我们先上楼坐会,等吃饭再下来。”

  两人来到七十九楼,与刘伶虹他们说了说审判慕一航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到了吃饭时间,一群人起身到楼下吃饭,刚好在电梯里遇到也要下楼吃饭的慕悦成和赵芸萱。

  电梯门关上,慕悦成的卫星手机响起。

  他看是慕悦知打来的,接起一听:“悦知什么事?在哪?好,我就来。”

  慕悦成挂上电话:“你们先去吃饭,我等会再去吃。”

  赵芸萱眼珠子转了转,略带着一抹试探的语气问道:“悦成,是不是查到一航的事情了?”

  慕悦成拧了拧眉:“差不多是这样。”

  赵芸萱赶紧说:“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很快回来。”

  赵芸萱不好死缠着,只能眼巴巴看着慕悦成从电梯出来后,就走向了地牢。

  她一看是地牢的方向,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之前在门口遇到了慕一安。

  因为慕一安和慕一然正在调查举报慕一帆的事情,她非常的担心慕一安查到了什么。

  “三嫂,你在发什么呆?”从电梯里出来的李彩玉见赵芸萱站在门口不动,就出声问了问。

  “没什么。”

  赵芸萱回过神,和李彩玉他们一起去吃饭,期间,她一直心不在焉的。

  吃过饭后,他们一群人又回到了七十九楼,不久,慕悦知黑着脸回来,对正坐在沙发上的赵芸萱说道:“三嫂,三哥教你到办公室一趟。”

  刘伶虹看着站在电梯门口的慕悦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她的丈夫语气带着怒意,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在发呆的赵芸萱听到有人叫她,立刻拉回思绪:“啊?嗯。”

  慕悦知想了想,又对正跟慕悦斌商量接下来怎么调查的慕一帆道:“一帆,你也跟着一起来。”

  “好。”慕悦风跟着他们一起到了八十楼的办公室,里面除了慕悦成,还有慕悦风和慕一然。

  三人脸色非常难看,尤其是慕悦成的,简直跟厨房里的黑锅有的比。

  慕悦成看到慕一帆,拧了拧眉:“你怎么把一帆也叫来了?”

  慕悦知说:“这件事情事关一帆,应该让他知道才对。”

  慕一帆问:“是什么事?”

  慕悦知关上房门,直言道:“关于有人陷害你的事情,有眉目了。”

  赵芸萱一听,眼底闪过慌乱,随即,想到自己还不知道他们查到什么呢,可不能自乱了阵脚。

  她迅速整理好情绪,镇定从容的问道:“这么快就查到陷害一帆的人了?那么,是不是跟陷害一航的人是同一批人?”

  “不是。”慕悦风冷冷答道。

  “是吗?”

  赵芸萱见慕悦风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冷,神情不由地变得僵硬。

  “三嫂,就不好奇是谁陷害了一帆吗?”

  赵芸萱看到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硬着头皮问道:“是谁陷害一帆?”

  慕悦风看向慕一然,慕一然拿出对讲机:“哥,把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慕一安和两名士兵压着一个穿着干净蓝色大衣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容貌长得很普通,国字脸,两条眉毛非常的粗,一眼看去,有几分凶相,有点像黑社会的老大,但眼里透露出来的害怕又像一个能岁时被人捏扁的软柿子。

  赵芸萱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心里除了疑惑,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查到她的身上。

  慕一帆眯了眯眼。

  他记得这个男人,就是在他被带到调查局审问的那一天,这个男人曾经在八名举报者被押出审判室时,曾经就站在外面。

  慕一安将男人往前一推:“帆哥,举报你的八名异能者,就是他找来的。”

  慕一帆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人,沉声问道:“你是谁?我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男人看到慕一帆慌忙跪了下来,哭喊道:“慕大少,我叫杜昆,虽然那八个举报者是我叫去的,但是,绝对不是我要陷害你,我平日里跟你无冤无仇的,没必要去诬陷,对不对?”

  “不是你,那又是谁?”

  杜昆解释:“有一个男人给我一堆食物,让我去找八个人诬陷你的。”

  “那个男人是谁?”

  杜昆摇摇头:“我不认识他,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慕一安拿出五张相片:“你看看叫你找人诬陷我堂哥的人是不是相片里的其中一个。”

  杜昆在五张相片扫了一眼,很快就认出让他找人陷害慕一帆的人。

  他指着其中一张相片说道:“就是他,就是他让我找人陷害慕大少的。”

  赵芸萱迅速往他指的相片看了一眼,男人长得非常的斯文,不过,又是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慕一安让人把杜昆压下去,紧接着,相片里的男人又被带了上来,情况跟杜昆一样,都是有人找上门来让他找人去陷害慕一帆的,后面又找指认了找他陷害慕一帆的人。

  直到第八个男人被带到办公室,赵芸萱的面容终于变了变色。

  这个被带进来的男人,没有前面的几个男人这么有精神,可以说已经虚弱到几乎能随时昏厥过去,而且,有些狼狈,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有几处地方被割破了好几个口子。

  这个男人在被带进来之前,显然已经受到严刑逼问。

  慕一安踢了踢在没有士兵搀扶下,已经跌跪在地上的男人:“说,是不是你陷害我堂哥的。”

  “你们之前不是已经审问过我了吗?我…我也老实回答你们了。”

  男人非常的虚弱,嘴唇也非常的干燥,在回答慕一安的话时,声音犹如蚊蝇一般小,要是不细听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而且,声音里还夹带着一丝哭声,像是再也受不住折磨似的,非常的痛苦。

  慕一安又踢了他一脚:“我们现在再问你一遍,你说你为什么要陷害我的堂哥慕一帆?”

  男人吃力说道:“我…我说了,我没有陷害慕大少,我只是收了别人的物资,才会帮忙办事。”

  “那你到底收了谁的物资?”

  “是…慕家一个士兵给我的。”

  大家听到他说到慕家,慕悦风他们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他叫什么名字?”

  “他…他,他叫鲁秋……”

  慕悦成听到鲁秋的名字,气愤拍桌而起。

  ‘砰’的一声巨响,在办公室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赵芸萱要不是坐在沙发上,恐怕早就腿软到软坐在地上。

  慕悦成冷盯着地上的人:“你确定这名士兵叫鲁秋?”

  鲁秋是慕一航在训练营地那边挑选出来的士兵,为慕一航所用,可以说,以后将会是慕一航的左膀右臂。

  “确…确定……”男人应完这一声,整个人就趴倒在地上。

  慕一帆看他快要昏过去,立马用光系异能给男人治疗。

  男人伤情得到缓和,人也精神许多,又有力气继续说道:“我非常确定是叫鲁秋,在一个多月前,他就找上我,并给了我一大堆物资,说是等慕一帆从城外回来之后,就找个机会去诬陷慕家大少慕一帆。”

  “虽然他当时没有告诉我什么名字,但是,我怕惹到大麻烦,就悄悄地查了这个男人,才知道他是慕家训练营地里的士兵,平日里,都跟在慕家二少的身边。”

第二五〇章 有眉目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