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喜欢吗?

  慕一帆难以置信的看着快速逃走的容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地推了他一把,并把他推往丧尸那边,用他来换她逃生的机会。

  可惜,他本来就是丧尸,后面追来的丧尸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追向容雪。

  不过,他却因为被容雪猛力一推,整个人因此重重地跌坐在地上,让肚子变得更加疼痛,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他肚子里搅动着,疼得他根本站不起身来。

  可是,他明明已经是只丧尸,没了痛觉,怎么还会感到肚子痛?

  慕一帆心里十分奇怪,并随着肚子越来越痛,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眼前的东西也越来越看不清楚。

  隐隐约约中,他好像听到有人焦急的叫着了一声慕一帆,似乎是战北天的声音。

  战北天在粮库里没有找到慕一帆身影,就跑出来找人,却没有想到会看到慕一帆一动不动的蜷缩在地上。

  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从容镇定的俊容闪过了一抹慌张,他快步地跑到慕一帆的身边:“慕一帆?慕一帆?木木,木木,你没事吧?”

  慕一帆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模糊不清的脸,虚弱说道:“肚……子……疼。”

  战北天见他没有任何反应,面露焦急,但想到慕一帆现在是丧尸,身体没有这么脆弱,赶紧将人抱起。

  他立刻就察觉到怀里的人比以前重了五、六十斤,难怪慕一帆挺着一个肚子走路的时候走得这么艰难。

  战北天抱着人快步来到通道的大门口,当即听到外面传来响亮的枪声,以及女人的尖叫声,十分的刺耳。

  他蹙紧眉头抛出通道口,远远看到守在外面的士兵拿枪射击追着容雪走出来的丧尸。

  只不过短短的几秒钟,丧尸全部被爆头倒地。

  容雪气喘吁吁地跑到大卡车前,焦急害怕的叫车上的士兵拉她上车。

  上车之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听到士兵喊道:“少将。”

  容雪兴奋的转过头,看到战北天寒着脸走了过来。

  她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注意到战北天怀里还抱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在通道里被她推向丧尸的慕一帆,脸上立马闪过心虚和害怕,担心之前所做的事情被人发现。

  不过,真是奇怪!

  她明明把慕一帆推向了丧尸,怎么人没有被丧尸咬到?难道是战北天正好赶来把人救了?

  战北天道:“你们跟陆林他们说一声,我有事情先回去,让他们在粮库里小心行事。”

  “是。”

  卡车上的容雪听到战北天的话,也想跟着一起回去,可是看到战北天怀里的慕一帆,以及想到战北天对她的态度之后,她又非常自觉地缩回到车厢里,乖乖坐到车厢的角落中,安静地等待其他人回来。

  战北天快速抱着慕一帆安置在越野车的后座上,然后,开着车离开粮库,一路飚车回到别墅区所住的那栋别墅。

  停下车后,他又着急把慕一帆抱了下来,一边快步往别墅里走,一边喊道:“郑医生,郑医生。”

  守门的士兵赶紧说道:“少将,郑医生正在隔壁别墅给其他人看病。”

  “快去把郑医生叫回来,让他来地下室一趟。”

  “是。”士兵第一次见少将这么着急,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刻将在隔壁别墅的郑国宗叫了回来。

  郑国宗一听慕一帆出了事,急忙跑回隔壁别墅的地下室,接着,就被地下室的小型手术室给怔住了。

  只要是医院手术室里有的仪器,这里都有,就算医院手术室里没有仪器,这里也有,总之,这里的各种医学器材都非常的齐全。

  战北天一见郑国宗,立刻向他走去:“郑医生,你快给木木看看。”

  郑国宗回过神,连忙问道:“木木,怎么了?”

  战北天眼底闪过一抹内疚:“我也不太清楚,我看到他时,人已经倒在地上,然后,说了一句肚子疼,就昏过去了。”

  郑国宗拧起眉头:“肚子疼?难道动了胎气?”

  战北天:“……”

  郑国宗给慕一帆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但因为慕一帆现在是丧尸,有些医学器材也无法检查出慕一帆的身体情况,最后,也只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他替慕一帆盖上被子,道:“整体来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就让他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们有什么事情就到上面大厅去谈。”

  战北天点点头。

  两人回到大厅坐好,郑国宗说道:“他应该是动了胎气,而且,应该就快要生了。”

  动了胎气?

  战北天想气之前自己给慕一帆的那一脚,似乎特别的用力。

  他不由得拧紧眉头:“应该就快要声了?那能不能准确的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时候生?”

  郑国宗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生。明明在一个月前,我才检查出他怀孕三个月,现在才过了一个月,就说要生了,简直就像吹气球一样快,导致我也无法预测他什么时候生。”

  战北天:“……”

  郑国宗叹口气:“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木木是丧尸的原因,那些仪器根本检查不出木木的身体情况,现在只能看肚子里孩子的心情了。”

  战北天:“……”

  郑国宗奇怪看着他:“看你听到木木要生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他怀孕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他出去找物资?难道你不知道他现在连走路都特别吃力吗?”

  战北天低下头不说话。

  郑国宗看出他在内疚,但还是忍不住要说他:“木木一直说你把他当仇人看,我刚开始还不相信,现在还真不得不信。我虽然不知道你带他去找物资的原因,但是,请你不要去利用他,或是伤害他。”

  他认为战北天带着挺着一个大肚子的慕一帆去找物资,不是利用慕一帆是丧尸的身份来驱走其他丧尸,就是想在找物资期间想办法伤害慕一帆,再或者就是想试探慕一帆。

  能想到的理由也就这么多,就不知道战北天是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短短一个月里,让你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我觉得应该跟木木是丧尸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如果你真的是因为他是丧尸的原因,你还是放他走吧,免得你把他留在身边怎么也不会安心,很有可能一些小事情,都会误会是木木。”

  战北天想到之前的误会,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仍不说话。

  “如果你不想他离开,就好好对他,木木是不不错的孩子,就算他现在是丧尸又能怎么样,可是,他从来没有咬过人不是吗?再说了,他现在除了不能吃熟食之外,跟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

  郑国宗站起身:“我看得出你对他是挺在意的,如果真的喜欢他,就好好把握住,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这事他深有体会,以前觉得自己的老婆老实唠唠叨叨的,特别的烦人,可是,没了她之后,身边冷冷清清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特别的难受。

  郑国宗后面的那句话就像一个棒槌,敲得战北天久久回不神来。

  也不知道在大厅里坐了多长时间,战北天才回过神,走向地下室,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走了过去,抬手轻轻扶上苍白无血的冰冷面容,神情不知不觉出现一丝迷茫。

  许久,才轻声呢喃道:“喜欢吗?”

第九十一章 喜欢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