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六〇章

  战北天十分准时出现在观望台,见到慕擎天,冷冷扫了一眼,十分不悦有人打扰他跟慕一帆看日落。

  慕擎天看到战北天要用异能赶走他,连忙说道:“父亲,你先看看这个孩子。”

  战北天随意扫了一眼,眸光猛然一怔。

  慕擎天趁着战北天出神时说:“父亲,你还记得爸爸用你和他的精液在空间种下的种子吗?现在已经开花结果,而他就是你们的孩子。”

  他当时在他们的精液里放下种子,其实就是想他们能真正的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不过,不一定能种得出来,毕竟种子是泉水的灵气凝聚而成的,不然,这个婴孩也不会在空间里待上近百年才开花结果。

  之后,担心父亲会毁掉这个孩子,趁着他不备时,偷偷的养着,也庆幸这个孩子越长越像慕一帆,所以,直到现在才把孩子带到父亲的面前,给他留个念想,转走部分注意力。

  慕擎天见战北天缓缓地收起异能,继续说:“父亲,你知道吗,爸爸在结婚昏倒的当天,我就使用时间异能回到了爸爸刚去研究院清除病毒的那一日,极力劝他不要解除身上的病毒,但是,他知道自己会死之后,并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不想我改变历史,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或是因为他的存在害了更多的人。后面,我因为使用异能过度,不能再回到过去改变一切,直到前几天,我的异能恢复过来,又立马回到一年多前,找到了钦洋叔叔,让他不要医治爸爸,钦洋叔叔按我的话去做了,我当时很高兴,因为爸爸不会死了,然后,我就想着在我消失之前,再去看眼爸爸,看看你们过得幸不幸福,所以,我就去了改变历史后的未来,可是,身为丧尸王的爸爸还是死了,死在天道的雷击之下。”

  慕擎天难过的红着眼眶看着一脸震惊的战北天:“因为爸爸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的存在改变太多的事情,他是不可能永久的留在这个世界。父亲,你别再伤心难过好吗?爸爸要是还在,他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然他会很难过很伤心的,而你也不希望看到不快乐的他,对吗?”

  “他不能留在这个世上?”战北天喃喃说道:“也就是说他已经回到那个世界,而我还是留不住他这个人。”

  半晌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眸光微微一动,接过慕擎天手里的孩子,说道:“这个孩子没有名字吧,那就叫留一,叫战留一。”

  战北天将孩子还给慕擎天,单手抱着慕一帆飞上了天空,另一手凝聚强大的力量,对着西面的大海释放出异能。

  晶莹地大海猛地掀起高高海浪,像龙卷风飞速卷起,直耸云天,下一刻,就被结成一根高粗的冰柱,砰的一声,冰柱中上方被打穿一个洞,战北天抱着人来到被打穿的洞内,用冰系异能切起一副白冰棺材,小心翼翼地把慕一帆的尸体放了进去。

  他亲了亲慕一帆的手臂:“木木,从今往后,你就住在这里,好吗?”

  战北天低下头又亲了亲慕一帆冰冷的唇:“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会有许多事情要忙,但是,我每天还是过来陪你看日出和日落。”

  等太阳下山之后,他用冰系异能将棺材封住,抱着婴儿回到了战家。

  战家的人看到战北天回来是喜极而泣,不过,他们没有开心太长时间。因为第二日清早,战北天就变得非常忙碌,像是要把自己的精力在短时间耗完,一个月里几乎见不到他一次面,除了将水城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包揽过来,将水城整顿得有条有理,还借助陈浩的异能打通所有安全区的通道,可以让幸存者们不被变异动植物和丧尸的攻击下在所有安全通道行走,让水城成为这世上最美最安全的繁华大城,实现慕一帆的愿望。

  整顿好水城之后,他得知了段远弘的事情,就让段远弘变成丧尸,再灌进泉水让段远弘拥有了自我意识,然后,从外地带回来一个对丧尸特别有研究的李姓研究员,对段远弘进行研究,让段远弘从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之后,战北天又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把所有丧尸都变回了人类,又将人人口中的末世变成新世界的另一个开端,带着所有人走向异能时代,让没有异能的幸存者也能有望变成异能者,获得不同的生存能力,与各种边移动植物做斗争。

  在这十五年间,除了末世得到改变之后,也发生了不少让一些人愉快的小事情。

  王冰在慕一帆死后,没有继续再装傻下去,而是诚恳的向当天和他出队找物资,并幸存下来的战友一一道歉,在得到大家的原谅后,心结终于解除,不再每日每夜的做恶梦。

  之后,毛宇、向国、陆林、孙子豪和陈浩他们,以及沈钦洋他们也陆陆续续结了婚。

  就连还是丧尸的天南,也追到容颜。虽然战家有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天南的真实身份,但是,却待他如家人一般,并帮他出主意怎么追容颜。

  起初容颜并不想与战家有关的人走太近,尤其天南还认战雷平和钟新为义父义母,她更不想让孩子接近这个人,奈何天南就是铁了心要追到她,不管她怎么摆脸色,怎么赶他走都没有用,最后,孩子还喊他爸爸,怎么纠正也纠正不过来。

  每次孩子见到天南就特别的兴奋,还要求天南像其他孩子的爸爸一样,早上能送他去幼儿园,这样一来,天南就更加勤快了,每天一大早就在楼下等着容颜和孩子出门。

  孩子一见天南,连妈妈都不要了,直接就骑在天南的肩膀和妈妈说再见,让容颜好气又好笑。

  天南也觉得和这个孩子特别的投缘,比其他的爸爸对待亲儿子还要好,只要孩子要求的,他都会满足他,而孩子一直以来就当他是亲生的爸爸,每次见到天南都会爸爸的叫个不停。

  战雷平和钟新看到这样的情形是乐坏了,特别是孩子开口叫他们爷爷奶奶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天南赶紧将人娶回家。

  不过,他们心里始终有一件事情放不下,那就是孩子是他们真正儿子战南天孩子的事情。

  为了不隐瞒下去,为了不让这件事情节外生枝,他们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天南。

  天南在得知这件事之后,非常的震惊,没想到孩子在某个意义上是他的亲儿子,难怪他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像他小的时候,对这个孩子也特别的亲近。

  而他,也不想瞒着容颜,就将真相告诉她了。

  容颜知道真相,非常生气,也导致天南又多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将人给追到手,娶回了战家。

  一年后,容颜为天南生下了一个健康的人类孩子。

  在他们孩子出世后不久,庄子阅也终于点头同意和郑家明在一起。

  郑国宗早就知道他儿子喜欢庄子阅,所以,在他们说要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反对他们在一起,而水城的法律里也早就有男和男结婚的条律,也就让他们先做登记再办婚宴。

  不过,庄子阅心里一直有个结,那就是他曾经咬死了郑家明的母亲,因此,每次见到郑国宗,他心里就愧疚,也终于明白慕一帆对他的心情。

  郑国宗也看得出这一点,就找庄子阅长谈了许多,庄子阅才慢慢的放下心结,和郑家明登记结婚。

  可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不变的是战北天,他依旧单身过着日子,将慕擎天和战留一抚养长大。

  战留一从小就古灵精怪,长大后更不用说,总是做出一些出人意外的事情,让大家哭笑不得,不过,全城的人对他是宠爱有加,每次闯了祸都会有人给他顶着,久而久之,都变得无法无天了。

  一旦面对他严肃冷厉的父亲的时候,就会乖得像只猫似的,不敢造次,每到了日落和日出,他就会准时的陪着他的父亲到西面海上冰柱上去看他的爸爸,面对这个让他父亲痴情一辈子的男人,是特别的好奇,也特别的想知道这个爸爸是怎么做到让这个冷面如阎罗王的父亲,在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会露出淡淡好看的微笑。

  也只有那个时候,他的父亲才会有一丝丝的表情,可是,离开爸爸之后,就会恢复冷若冰霜的面容,像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牵动他父亲的情绪。

  战雷刚和杨凤晴在战北天回来后的第五年,也曾想过给他介绍其他女子或是男人,因为身为父母的他们,实在不忍心看到儿子孤孤单单过一辈子。

  可是,他们刚有这样的想法,就被战北天给浇灭了,因为他只要慕一帆这个人,而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为战家续香火,有没有伴侣无所谓,战雷刚和杨凤晴就打消了念头。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六十年悄然过去。

  六十年间,水城不再是普通的水城,不再是当初让大家避难的城市,如今的它,是这个世界上经济科技最发达的大城,亦是世界各地异能者都向往的城市,因为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异能学校,凡是进到这个学校的异能者都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佼佼者,无一没有人不想要进到水城来学习。

  

(继续下一页)

第三六〇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