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六四章 现实(4)

  慕一帆见战北天的手指没事,就松开手,不料,却被对方反抓握在手里,牢牢不放。

  他赶紧抽回手,可越是想抽出来,对方就抓得越紧,面对着那双特别有吸引力的深邃眼眸,心,又开始乱跳,甚至都不敢与对方对视。

  慕一帆知道战北天还在在意昨天晚上的事情,要是不给个回答,对方是不会罢休的。便出声道:“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才会做出无礼的举动,所以,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再说了,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昨晚的举动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你也不必内疚。”

  闻言,战北天不仅没有放开慕一帆,相反,手里力度在不知不觉又紧了一分:“那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慕一帆面对着逼人的目光,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现在的情况。

  就在这时,战北天的手机突然响起:“小宝贝,快快睡,梦中会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

  慕一帆听到他的歌声,不由一怔。

  这首歌是他在他嫂子那里学来的,在侄女小的时候,他嫂子经常唱这首歌哄女儿睡觉,久而久之,他就学会了,有时候他也会唱这个歌哄他的侄女入睡。

  刚开始的时候,还被侄女嫌弃不好听,后面练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这歌唱好,就因为经常哼着这首歌,战北天就将他的歌录在了手机上做为铃声。

  战北天一手抓住慕一帆,一手拿出手机,见是秘书冯喻打来的,立马接起电话:“什么事?”

  手机另一头立刻传来抱怨声:“总裁大人,您今天迟到也就算了,下午你竟然还早退,您知不知道有很多文件正等着您过目呢。”

  战北天说道:“我在木木这里。”

  冯喻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咬牙说道:“那请您明早,早点到公司批阅文件。”

  “知道了。”战北天挂断电话,就看到一滴晶莹的眼泪从慕一帆眼眶里落了下来,当下,就慌了手脚:“怎么哭了?”

  他赶紧从口袋掏出白色手帕给慕一帆擦拭,温柔的举动让慕一帆哭得更凶。

  慕一帆原本也不想哭的,是听到手机声让他想到在书里跟他伴侣相处的时候,现在战北天对他温柔,让他更加想念书里的伴侣,而且,眼前的人真得跟书里的人毫无二致,不管是看到他掉泪时的慌乱神情,还是皱眉心疼的神态,都让他快分不清谁跟谁了。

  战北天对他的眼泪是束手无策:“别再哭了好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也没有继续为慕一帆擦眼泪,而是改为紧紧抱着慕一帆:“你要是生昨晚的气,就打我好了,但是,你不要再哭了,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很艰难说道:“不会发生昨晚上的事情。”

  慕一帆抬手抱住战北天的腰部,将脸上的眼泪水全抹在他昂贵的西装身上,哑声道:“不是那样的。”

  战北天不明白:“那你为什么哭?”

  慕一帆不语,就这样紧紧抱着战北天不放。

  好几分钟过去,战北天得不到回应,低头一望,却发现慕一帆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顿时,让他觉得好气又好笑。

  他小心翼翼地将人抱到了床上,并拉过被子盖上,拿着手帕轻轻的擦拭眼角上残余的泪水。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门外传来了慕一雪的声音:“北天,木木,吃饭了。”

  闻声,战北天站起身迈出一个脚步就被人拉住了衣尾,回过头,看着慕一帆用沙哑的声音恳求道:“北天,别走,你陪我睡会。”

  战北天揉了揉他的额发:“我去跟你姐说一声。”

  慕一帆犹豫了一下,才缓缓松开他的衣服。

  战北天来到门口,打开房门就说:“一雪,你跟阿姨她们说一声,我要在房里照顾木木,晚点再吃饭。”

  慕一雪往房里看了一眼:“他是不是喝了酒头晕了?”

  “嗯。”

  “好吧,那我先下去了。”

  战北天关上房门,转身就看到慕一帆一直在看着他,像是怕他会跑掉似的。

  他脱下外套躺到床上,慕一帆立刻靠了过去,闻着熟悉的味道,安心的闭上双眼。

  战北天望着挨着他的人,眼底闪过复杂,在慕一帆熟睡之后,才轻手轻脚转过身将人拥在怀里。

  慕一帆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七点,可是身旁已经空无一人,摸着还有余温的位置,心里即开心又难过。

  将战北天睡过的枕头抱在怀里,望着天花板傻傻发呆,直到半个小时,人才缓缓回过神,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迅速的爬起来刷牙洗脸,然后,匆匆的跟刚起来的赵芸萱说了一句不回家吃饭,就离开慕家别墅,回到了他现在住的公寓。

  他飞快打开电脑,想从电脑里找出穿越过的痕迹,甚至还将前天晚上的事情重演了一遍,可是,就是没有找到他穿越过的迹象。

  随即,慕一帆想到昨天沈钦洋跟他说的那个病人,就给沈钦洋打去了电话询问了这个病人,想要跟这个病人聊聊。

  沈钦洋刚开始是不愿意透露病人的资料,后面经不住慕一帆的哀求,才答应要问过这个病人的意见,才将这个人联系方法告诉他。

  庆幸的是,这个病人并不在意别人知道自己曾经在医院求过医的事情,并且乐于与慕一帆见个面,不过,他在一年多前移民到了国外,想要见面没有这么容易,只能通过视频聊天,跟慕一帆说起自己的经历。

  “我当时的情况跟你一样,那场梦境非常非常的真实,我甚至到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当时跟我梦里爱人每天在一起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梦里的我因为救我的爱人死在了战场中,等我醒来时,时间还是在当天的夜里,我当时十分难过,因为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爱人,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我的情绪都无法从那个世界走出来,可是,身边的人都告诉我那只是一个梦,到了后来,我只能去看医生,而医生告诉我,我就像演员一样,因为入戏太深,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走出来,但我不认同这话,不过,他却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他说我要是因为梦境或是一个已经过去的世界而错失了眼前的人和事物,那么,我的将来不仅仅为梦里的人而痛苦,也会因为我错过现在的人而后悔一辈子,所以,我不想我这辈子在痛苦和后悔中渡过,就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理清自己的思绪。”

  说这话的这个病人叫原流,是一名三十出头的斯文男子,说话时非常温和,让人听了心生好感。

  慕一帆听到这里,急忙问道:“那你现在会认为它是一个梦了吗?”

  原流摇摇头:“没有,我把它当成了我的上辈子,也把它当成了一个指引,带领着我这一辈子去爱我现在的爱人。”

  “那你会不会把现在的爱人当成梦里的人的替身?”

  原流笑问:“你知道什么是替身吗?”

  慕一帆想了想,道:“替身就是代替那个人的存在,给自己留个想念,让自己没这么痛苦。”

  “差不多是这样,而且,你不会去爱他,不会为他伤心难过,也不会为他的一举一动牵动情绪,这就是替身,可如果你爱现在这个他呢?他还会是替身吗?”原流轻轻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问问你自己这里吧,他要是真的只是一个替身,我想你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慕一帆不知不觉的也抬起手捂上自己的左胸口。

  原流放下手:“我身为过来人,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是在担心跟了现实喜欢的人在一起后,就会负了梦里的人,所以,你可以给自己一段时间去寻找,去感受体会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千万别错过,我曾经因为差点错过而悔恨一辈子。”

  “流,你在干什么?”视频里突然传来另一道男子的声音。

  原流回过头,脸上扬起温柔的笑容,朝对方招了招手,并让对方弯下身,让慕一帆看到对方的样子,对方跟原流的年龄相仿,而且长得非常的俊朗。

  原流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爱人。”

  说着,他在男人的嘴角亲了一口。

  男子嘴角迅速漾开一抹宠溺的笑意,揉了揉原流的头,对慕一帆打了一声招呼:“你好。”

  慕一帆看到他们如此恩爱,羡慕极了,没有再打扰他们,道了一声谢之后,就关了视频。

  跟原流通过讯之后,他心情好了许多,也不会再这么迷茫无助,至少有人跟他说那不是梦,而且,也不会再想着自己会把现在的战北天当成了替身。

  不过,他的事情跟原流不太一样,不能将书里发生的事情当成上辈子。

  慕一帆捂上自己的胸口,低声问着自己的心脏:“你呢,你会怎么选择?”

第三六四章 现实(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