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六九章 木木,回来吧

  战北天回到房间,看到慕一帆睁大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他躺回到床上,将人搂在怀里,问道:“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嗯。”慕一帆回过神:“我刚才听到你提到慕一航,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战北天简单说道:“有人说慕一航他们不见了。”

  “不见了?”慕一帆拧了拧眉,现在的他对慕一航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就说:“不见了就不见了吧。”

  他把头枕到战北天的胸前:“北天,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战北天抱稳身上的人,问:“什么梦?”

  “我梦见了我以前的家人。”

  “以前的家人?你的意思不是这具身体的家人,是以前的家人?”

  慕一帆轻轻嗯了一声:“我还梦到了你……”

  “梦到我?”战北天感兴趣问:“梦到我什么了?”

  “我梦到你……”

  慕一帆说到这里,话停了下来。

  正确来说,他梦到的是现实中的战北天。

  之所以能够区分出梦到的是谁,是因为从梦里人的衣服上来区别的。

  梦里的战北天穿着休闲西装,不似眼前的战北天因为现在的环境关系,都穿着休闲运动装,方便奔跑和打斗。

  在梦中,战北天满眼哀伤的看着他,并开口对他说道:“木木,回来吧。”

  之后,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醒来之后,没有看到战北天的身影,那颗心,忽然间疼得厉害,在听到房门传来战北天的声音后,胸口的疼痛才得以缓解。

  慕一帆收紧双手,用力抱了战北天一下,然后,翻趴过来,与战北天面对面的笑说道:“我梦到你说很爱我。”

  战北天挑了挑眉,显然不太相信他说的这句话。

  慕一帆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转开话题:“现在慕一航被驱逐出B城,所以,晚上我必须回慕家一趟,对了,我爷爷‘醒’来了,要带擎天回去见见他。”

  “好,午睡之后,就带你去接孩子。”

  “嗯。”

  两人睡醒去接孩子的时候,就差没被战国雄给瞪死,一副‘三天内,不把孩子送回战家,就带战家所有人去扫平慕家’的样子来瞪看着慕一帆。

  慕一帆只好再三保证,三天后一定会把孩子送过来,战国雄才勉强同意把孩子交还到他的手里。

  在回慕氏的途中,大雪纷飞,甚至被雪堵到差点就要弃车回慕氏。

  回到慕氏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而且,还过了吃饭时间,慕一帆只好让厨房的人煮两碗面。

  等吃完面,才带孩子来到七十九楼。

  电梯门一开,就听到李彩玉愤愤说道:“我还真没有想到赵芸萱这么恶毒,竟然找人来害爸爸……”

  慕悦风打断她的话:“够了,这件事情,你都说了好几次了,你还一直在重提,是不是想让爸更不开心?”

  李彩玉瞪眼他,没有再出声。

  慕一帆出声道:“三叔,三婶,你们在聊什么?”

  李彩玉他们转过头,看到慕一帆抱着孩子走过来,立马展颜一笑:“擎天回来了,快让我抱抱。”

  李彩玉上前接过孩子。

  刘伶虹笑说:“擎天回来正好,带擎天去见见爸,让爸高兴高兴。”

  李彩玉一笑:“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我现在就带擎天去见爸。”

  她一走,刘伶虹就说:“一帆,你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天,应该还不知道你爷爷已经恢复正常,可以下床走动,还能跟我们说话聊天了。”

  慕一帆佯装高兴:“真的?我进去看看爷爷。”

  刘伶虹站起身,也想跟他们一起进去,却被慕悦知拉住了手腕。

  她疑惑转过头:“怎么了?”

  慕悦知交代:“等会进爸的房间后,千万不要在一帆和爸的面前提起慕一航他们的事,慕一航和赵芸萱不见的事更不能说,免得给他们添堵。”

  “我知道了。”

  刘伶虹和李彩玉他们一起来到了慕啸虎的房间。

  慕啸虎正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雪景。

  如今的B城,白茫茫一片,十分萧条,大街小巷都没有人走动,整个B城就像一座空城似的。

  “爸,您看我带谁来看您来了。”李彩玉抱着慕擎天进来说道。

  慕啸虎没有回头看他们。

  慕擎天大喊一声:“太爷爷。”

  慕啸虎听到稚嫩的声音,动了一下,回头看向门口。

  “爸,这是一帆的孩子,以前曾经带他来过几次见您,就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李彩玉将孩子放到地上,让孩子自己走过去。

  慕擎天扑到在慕啸虎的腿上。

  慕啸虎看到孩子,终于露出了笑容,将孩子抱放在腿上。

  他在假装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期间,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有抱过这个孩子,但因为担心别人突然进来会发现他是装的,所以,不敢抱太久,也没有认真看看这个孩子。

  李彩玉他们看到老人笑了,顿时松口气。

  慕啸虎逗了逗孩子,才出声对李彩玉她们说:“彩玉、伶虹,你们先出去,我想跟一帆说说话。”

  “好。”

  两人离开房间,并带上了房门。

  慕一帆拉着一张椅子坐到慕啸虎的身边:“爷爷,你怎么不继续装病了?”

  慕啸虎笑容顿时沉了下来:“慕家发生这么多的事,我还能装得下去吗?而且……”

  他大叹一声:“已经找到谁害我的凶手了。”

  慕家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养出这么恶毒的人,先是害他一病不起,之后,又想陷害他的大孙子,幸好,苍天有眼,没有让他们得逞。

  慕一帆明知故问:“是谁?”

  “是赵芸萱。”没有想脸上没有怒意,只有难过。

  “还真的是她。”

  慕啸虎又叹口气:“现在最气愤最难过的是你爸,等过几天,他心情转好,你就多陪陪他,现在,他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了。”

  “一航,他……”

  慕啸虎摇摇头,打断他的话:“别提他,以后再也不要再提他跟他妈,我听到他们两人的名字,都觉得心累,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你现在跟战家那位怎么样了?他们家人同意了吗?”

  慕一帆老实交代:“北天他爷爷看在孩子的份上,算是勉强同意了吧,现在也没有阻拦我跟北天一起,至于他爸妈,前几天才知道我们的事,暂时无法接受。”

  慕啸虎说:“我前些天也套了你爸的口风,也很反对你们在一起,如果两方家长都不同意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办?”

  慕一帆眼珠一转:“离开B城。”

  慕啸虎冷哼:“为了一个男人,你连家人都不要了?”

  “爷爷,这只是我离开B城的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B城并不安全,迟早会沦陷的,成为丧尸之地。”

  “怎么可能?”慕啸虎不相信:“你看看B城的城墙,又高又厚的,丧尸哪有这么容易攻得进来。”

  慕一帆不想跟慕啸虎说太多还没有发生的事,反正说了又不相信,说了也白说。

  他陪慕啸虎聊了一会天,就带着孩子回了房间。

  两人洗过澡,孩子就带着他进了空间。

  这是他跟战北天之前约好的,到了晚上,两人就在空间里相聚,等第二天早上再出去。

  慕一帆进到空间就看到战北天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看到这一幕,他目光一亮,猛地就将人扑倒在床上。

  慕擎天赶紧捂住小眼,跑出了空间。

  两人‘吃饱喝足’,才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

  慕一帆看着被扔到地上,装着精液的避孕套,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珠咕噜一转,飞快地站起身,穿上裤子,拿起避孕套走出房外。

  战北天疑惑看着门口,实在是猜不出那货想要干什么,只好也跟着起身走了出去。

  就见慕一帆拿着铁铲在大门外,努力挖着地上的泥土。

  他好奇问道:“你在干什么?”

第二六九章 木木,回来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