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四章

  战北天听完他的讲述之后,眯眼问道:“你说赵芸萱抓着你的手在她自己脸上刮出血痕,那你当时有没有把身上的病毒收好?”

  “当然收好了,虽然当时发生的事情让人始料未及,但是,在她扑上来的瞬间,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担心自己的指甲不小心伤了她,就把体内的病毒控制起来了,何况她一脸恨不得吃掉我的样子,我当然要防着点,你说,我是不是很机智?”

  他认为赵芸萱这么做,已有同归于尽的想法,不然,也不会拿他的手来抓伤她的脸。

  她真是宁可自己变成丧尸,也要揭穿他是丧尸的身份,这也算是把赵芸萱逼到无路可走,才会出此下策。

  可惜,她晚了一步,要是在他还没有学会控制体内病毒之前,肯定能揭发成功。

  慕一帆说这话的视乎,语气透着一丝丝得意,让战北天不禁勾了勾唇角:“确实是很机智。”

  慕一帆嘿嘿一笑:“对了,你们是怎么做到让一安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到赵芸萱他们身上的?”

  战北天也没有吊他胃口,直接解释:“事情很简单,在你让我找人陷害慕一航的时候,就找人监视了赵芸萱和慕一航,知道他们下一步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就派人到举报者和参与诬陷事件中的人所租的地方附近散播一些有关于举报者的事情,所以,除了八名举报者的邻居是被我们收买,故意引导慕一安的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是靠听来的消息给慕一安的人指路,就这样,慕一安才能在短时间找到陈佳他们。”

  “毛宇真厉害。”慕一帆佩服说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还不被人发现,实在是让人佩服。”

  战北天:“……”

  是他交代毛宇去做的事情,怎么反倒是毛宇被称赞了?

  “那就先这样,等过两天,我爸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后,我再去找你。”

  “嗯。”

  慕一帆对着手机用力亲了一口,就挂断了电话。

  当天晚上,慕悦成并没有下楼吃饭,也没有让人把饭打到办公室吃,就这样,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一直没有出来。

  慕一帆担心慕悦成,在吃完饭后,回房间经过办公室时,用精神异能扫探办公室里的情况,确定慕悦成没有大碍,才回房洗澡休息。

  同一天晚上,整个大厦的人都知道了赵芸萱被关到地牢的消息,大家私底下都在悄悄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特别是赵家的人,几乎是急昏了头。

  现在外甥被关在调查局里还没有出来,就传出他们的妹妹被慕悦成关到了大厦的地牢里,多次向慕家的人打听消息,一个两个却守口如瓶,不愿意跟他们多说赵芸萱的事。

  他们还特地到八十楼找慕悦成说情,可是,慕悦成却闭门不见,还被士兵请下了楼,这样的情况,简直是急坏他们,但他们又无可奈何,只能等慕悦成从办公室里出来。

  直到两天后的清晨,慕悦成才走出办公室里。

  他面色疲惫,没有什么精神,而且,嘴唇干裂,就连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

  出来之后,直接坐着电梯到了底层地牢,走到关押赵芸萱的牢房门前。

  此时的赵芸萱已经没有以往的光鲜亮丽,头发凌乱,如末世前的流浪汉,因为没有换洗的原因,身上的一帆不仅脏兮兮,还皱巴巴的,整个人像极了疯婆子。

  赵芸萱不知道慕悦成的到来,捂着自己的脸,如同失常的人卷缩在角落里,嘴里喃喃地不停重复着一句话:“我怎么还没有变丧尸?我怎么还没有变丧尸?我怎么还没有变丧尸?”

  看到这样子的赵芸萱,慕悦成拧紧了眉头,走上前一步,喊道:“赵芸萱。”

  赵芸萱仿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仍缩在角落里,喃喃自语。

  “赵芸萱。”慕悦成又大声的叫了一次。

  赵芸萱还是没有反应。

  慕悦成没有打算继续叫她,直接说道:“赵芸萱,我打算将一航陷害一帆的事情,交给调查局来处理,由调查局的人来判定一航的事情。”

  这是最难的决定,他实在无法做到为了包庇自己的儿子来伤害另一个儿子。

  赵芸萱听到‘一航’两个字,终于有了反应。

  她回过神,迷茫地看着慕悦成:“你刚才说什么?”

  慕悦成不管她之前有没有听到,继续说道:“一航应该为他所做的事情负起全部责任,等会,我就会到调查局一趟,跟一航说个清楚。”

  当即,赵芸萱整个人清醒过来,发疯似的冲到牢房门口,哭叫道:“慕悦成,我不是说过了吗?整件事情都是我做的,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不关一航的事,你不能将这些事情推到一航的身上,他是无辜的。”

  慕悦成厉声斥道:“他要是无辜,那一帆不就更无辜,还有,你们在算计他的时候,就应该想想后果。”

  “慕悦成,一航要是被定了罪,他就要被挖去晶核,失去异能,被扔出B城,在危险的森林里,他根本无法生活,他是会死的。”

  赵芸萱激动用力地摇着牢房的大门:“慕悦成,他是你儿子啊,你能眼睁睁看着他有事吗?你为什么不让我将一切事情承担下来,你为什么要让一航去顶罪?”

  她是普通人,由她顶罪,根本不需要挖脑里的晶核,只会受些刑法,扔出B城等她自生自灭。

  这样一来,就能保住儿子,只要儿子没有被挖去异能,她相信他们还能卷土重来。

  慕悦成瞪红着眼看着赵芸萱:“赵芸萱,你有没有想过,一帆也是我的儿子。”

  他看一帆就因为是他的儿子,赵芸萱才会千方百计想要除掉这个眼中钉。

  “一帆,一帆,又是一帆,慕悦成,你眼里就只有慕一帆,可是,一航呢,他从小到大,你有正眼看过他吗?他什么时候会叫爸爸,什么时候换牙,他什么时候发烧生病,你通通都不知道,你就不觉得自己也亏欠一航吗?”

  赵芸萱的话就像一根根的利针扎在他的身上,他自知亏欠两个孩子很多,就因为这样,他更要做到公平,不能因为护了这个儿子就伤了那个儿子。

  他现在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不想再继续逗留这里:“等会,你也会被送到调查局。”

  语落,转身离开。

  赵芸萱发狂拍着牢房的门,大吼大叫:“慕悦成,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将一航推出去,他是你的儿子,你的亲儿子,你这么做,你会没有儿子给你送终的。”

  慕悦成停下脚步:“什么意思?”

  赵芸萱以为他回心转意,赶紧说道:“一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慕一帆身患癌症的身体又能活多长时间,你要是将一航告发,你以后就没有儿子给你送终。”

  慕悦成失望地看着赵芸萱:“赵芸萱,既然你认为一帆不能活太长时间,为什么就不能等一等,让他开开心心地多活一些日子,非要处心积虑地陷害一帆呢?到底一帆碍了你什么眼?”

  赵芸萱不语。

  她除了等不及之外,也怕慕一帆的报复,时时刻刻担心着慕一帆会对他们不利,他们活着不安心,只有除掉慕一帆,他们才能高枕无忧。

  慕悦成等不到回答,转身离开牢房。

  赵芸萱还是,赶紧叫道:“慕悦成,你回来,慕悦成,你回来啊。”

  然,没有人再回应她。

  慕悦成离开牢房,就看到慕悦知和慕悦风站在门口。

  慕悦风看到慕悦成出来,艰难问道:“三哥,你决定要将一航这事交给调查局了?”

  慕悦成看着他们:“你们听到我刚才在里面说的话了?”

  “嗯。”

  慕悦成苦笑:“我这两天想了很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想护着一航,这样一来,两个儿子也许就能相安无事,最多也是委屈了一帆,以后,我会尽量的去弥补一帆的,可是……”

第二五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