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一八章 欠抽

  沈钦洋看到慕一帆,拍了拍战北天的肩膀,调侃道:“你孩子他妈来了。”

  战北天看眼站在郑国宗身边的麻烦:“找个机会约君临他们出来坐坐。”

  “唷,终于舍得把你孩子他妈正式介绍给我们认识了。”

  战北天不理会他的调侃,来到慕一帆的面前,问:“你的光系能力能医治这些幸存者吗?”

  慕一帆拧起眉头:“我刚来这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能不能治疗他们的伤势。”

  他看向沈钦洋:“钦洋,你检查出什么情况?”

  沈钦洋说:“这情况实在是太步伐,不像被火系异能者攻击之后,用烫伤膏涂抹伤口就会好,可现在的伤着简直就像下了诅咒,越治疗,伤口就越大,药物根本起不了作用,我刚才也研究过,这样的伤口也许只有治愈异能才能让伤者恢复原状。”

  他抬起头:“还有天空上的黑气,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散去。”

  慕一帆看向战北天:“你又遇到他了?”

  战北天知道他在问谁,淡声道:“我遇到的是庄子阅,黑气就是他放出来的。”

  “庄子阅?他怎么会放出这些黑气?”慕一帆沉吟一声:“难道庄子阅跟战…在一起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剧情好像又回到原点上,庄子阅和郑家明又要成为了丧尸王的左膀右臂。

  只是这一次,郑家明不会像小说内容里描写的一样,会对丧尸王忠心耿耿。

  “应该是这样。”战北天锁紧眉头:“庄子阅比以前更厉害,并且,已经领悟了预言异能。”

  庄子阅和容雪的变化速度太快,还有战南天的事情,也超出他的预料之外,这样一来,他也不能一直把重心放在整顿营地的事情上才行。

  慕一帆怔了怔。

  他并不奇怪庄子阅拥有预言能力,但是,预言能力的出现实在是太快了。

  “喂喂喂,都这个时候了,你们别尽顾着说些我们听不懂的事情,赶紧想个办法给幸存者疗伤才是。”身边的沈钦洋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们。

  慕一帆点点头:“让我来试试。”

  他伸出右手对着伤者的伤口释放出光系异能,当即,手心里射出白色光亮,犹如圣光一般,暖暖的,洁白无瑕,附在伤口的瞬间,伤者的伤口立马恢复原状。

  就连旁边的郑国宗、沈钦洋和战北天也能感受到白光的温暖,整个身心都非常舒服,心里各种烦心事,似乎也一下被治愈,没了烦恼。

  郑国宗欣喜问道:“太神奇了,这是什么异能?”

  慕一帆道:“光系异能,能治疗各种伤势,让伤者在短时间恢复过来。”

  “你们看,旁边伤者的伤口也愈合了。”沈钦洋指着旁边的伤者笑道。

  战北天看眼旁边的伤者,对慕一帆说:“你试着把治愈力的异能全部释放出来,说不定能净化掉天空上的黑气。”

  慕一帆点点头:“我试试。”

  他毕竟对光系异能还不熟悉,具体怎么操作,他也不太清楚,只能像释放精神系异能一样,将光系异能的威力提到最高,将白色光亮照明整个北城区。

  在北城区被圣洁的光芒笼罩的瞬间,所有伤患的伤势得到恢复,陷入恐惧的幸存者们,也被温暖包裹住,不再莫名的感到害怕。

  天空中的黑气被白光净化,阳光再次照进北城区里,如今破旧的北城区从地狱变成了天堂,让许多人都舍不得离开。

  释放巨大的异能需要消耗许多能量,慕一帆在光芒渐渐暗下的时候,整个人虚脱的往后倒去。

  战北天眼疾手快扶住虚弱的麻烦,并快速地将空间的泉水送进慕一帆的嘴里。

  慕一帆将水吞下,这才恢复一丝力气:“怎么样?大家的伤势好些了吗?”

  “周围的伤患都好了,至于其他地方的幸存者,我还要问问,你现在就好好的休息。”

  战北天将人抱到推车担架上,心疼地在慕一帆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拿出卫星手机给陆林他们打去通讯:“陆林,你们那边受伤的人的伤口有没有好转。”

  陆林兴奋说道:“好了,全都好了,老大,刚才的白光是什么,真是太厉害了,不仅治好了伤者,以前被黑雨污染过的房屋也被净化了。”

  战北天扬了扬眉,看眼四周的房子,还真如陆林说的一样,黑漆漆的墙壁都变白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被污染的自来水也可以净化?

  战北天没有回答陆林,只是交代道:“北城区的房子大部分都遭到破坏,你负责安排好没有房屋居住的幸存者。”

  “是。”

  身旁的沈钦洋见战北天挂断通讯,就说:“现在这里没有我的事,我可以走了吧?研究院里的那个研究还等着我回去监督呢。”

  “等等。”战北天出声阻止沈钦洋离去的脚步。

  沈钦洋转头问道:“还有事?”

  “钦洋,你的异能是什么?”

  战北天是知道沈钦洋的异能的,只是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变化,所以,还是问清楚一点比较好。

  “你想知道我的异能?”沈钦洋眯眯一笑:“行,不过,你得先猜猜我会有什么异能,要是猜对了,有奖励哦。”

  躺在担架上的慕一帆虚弱问道:“什么奖励?”

  “我的一个吻。”

  慕一帆一听,这还得了,立马说道:“你的是毒系异能。”

  沈钦洋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知道他是毒系异能的人可没有几个,只有他爸和他两个哥哥知道,就君临他们也没有问过。

  慕一帆翻了个白眼。

  他当然知道了。

  沈钦洋的毒系异能还是他赐给他的。

  “亲爱的,答对有奖。”

  沈钦洋笑眯眯地低下头,朝慕一帆亲了过去。

  眼看就要亲到慕一帆的脸颊的时候,就被寒着一张脸的战北天拎住了衣领:“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这话,还塞了一个装有水的矿泉水瓶给沈钦洋,然后,把人交给守在帐篷外的士兵,让士兵将沈钦洋送上车。

  “重色轻友的家伙。”

  沈钦洋冷哼一声,抱着矿泉水瓶离去。

  战北天沉着脸看着担架上的慕一帆,淡声道:“你刚才回答问题还挺快的。”

  郑国宗掩嘴偷笑。

  以为面无表情说这话,别人就听不出他话里装着慢慢的醋味。

  慕一帆白他一眼:“如果你回答对了,他就要吻你耶,你说我能不快点吗?竟然连我的男人的便宜也想占,简直就是欠抽。”

  战北天点点头:“确实欠抽。”

  他刚才就给沈钦洋一个‘教训’了。

  此时,沈钦洋丝毫不知道那两夫夫在他离开之后还在讨论他,开车离开北城区没有多长时间,突然觉得口渴,就拿起战北天给他的那瓶水,一口将水全部喝尽。

  不过一分钟,整个肚子疼得就像里面的肠子都在打结似的,几乎要了他半条命,最后还是忍不住在路边停下车子,跑到无人的草堆里解决生理问题。

  然,裤子还没有脱开,就全部拉在了裤子上。

  沈钦洋满头黑线,打他懂事以来,就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拉完才能回去。

  岂料,他这一拉就拉了大半个销售,身体里也冒出黑黑的污垢,而且,非常的臭,很有可能方圆两里内的人都能闻到臭味,就差没有把自己都给熏死了。

  “奇怪了,我今天什么也没吃,怎么会突然肚子疼。”

  他还没有起床就被战北天叫到了北城区,根本没来得及吃早餐,怎么会好端端的拉起了肚子。

  很快,他就想到战北天给他的那瓶水。

  “妈的,我不就是要亲下你老婆,至于给我的水里下泻药吗?至于让我丢这么大的脸吗?大家都是男人,亲一下又不会死。”

  但是转念想了想,以他对战北天的了解,战北天绝对不是这么无聊的人,而且,泻药不可能让他满身都溢出臭死人不偿命的污垢。

  战北天确实不会这么无聊,他原本是想告诉沈钦洋等回去之后再喝那瓶水,谁知沈钦洋竟然想亲他的伴侣,那抱歉了,只能给沈钦洋一个教训了。

  沈钦洋拉得差不多的时候,觉得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似的,轻松了许多,还有他的异能有了松动的迹象,像是要晋级似的。

  “不是吧?”

  沈钦洋嘴角抽了抽。

  不会让他边拉边晋级吧?

  “老天,你不会要这样来耍我吧?”

  沈钦洋愤愤的拿出卫星手机,给战北天打过去,电话一接通,他立刻大

  

(继续下一页)

第二一八章 欠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