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六六章 现实(6)

  战北天喉咙上下滚动,眸光越发炽热,飞快抓住胸膛那只不安分的手,哑声问道:“你确定你真的喜欢男人?”

  慕一帆眯眯一笑:“是啊。”

  握着他的那只手忽然又紧了一分,战北天侧过头盯视着慕一帆在黑暗中黝亮双目:“如果你喜欢男人,为什么会对身为男人的我没有反应?”

  慕一帆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没有反应?”

  战北天不语,沉默片刻又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之前不是说了吗?我喜欢的是一个能爱我疼我到骨髓里,并且宠我宠到无法无天的男人,最重要的是要能跟我一辈子牵手到老,不离不弃,相爱到永远。”

  战北天问:“如果有人能做到你说的,你就会爱上他吗?”

  慕一帆低吟一声:“我说这些事情需要一辈子去考验,想要做到还得用一辈子去证明,不是用嘴说说就行了,至于我会不会爱上他,就要看他能不能打动我,可如果对方对待我还不及你对我的好,那我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但是,我也不会放弃去寻找,我相信有一天定能找到这样的人相爱一辈子。”

  “你也知道我对你好,那你为什么不考虑……”战北天的话顿了顿,深吸口气,问:“如果有人像我这样对你的好,你就会考虑是吗?”

  慕一帆笑道:“当然,像你这样对我好的男人,我怎么会可能错过,不过,前提对方可不能像你这样有未婚妻。”

  “木木,你听我说……”战北天将慕一帆抱住,随即,拧紧眉头:“你……你怎么没有穿睡衣?”

  他摸了摸慕一帆光滑的背部。

  慕一帆调皮眨了眨眼睛:“我内裤也没有穿呢,你要不要也摸摸看?”

  战北天:“……”

  “不敢?”慕一帆笑说:“也不知道谁喝醉的时候,不仅亲着我的嘴不放,还将我身体摸了一遍。”

  战北天:“……”

  慕一帆动了动身体:“感觉到了吗?我的小木木酥醒了,它在抗议你刚才说它对你没有反应。”

  “……”战北天清楚的感觉到下面的硬挺,手不自觉地往慕一帆背部滑下三寸,指尖碰到了股沟,顿时,呼吸变得急促:“木木……”

  慕一帆却笑着扯下战北天的手,起身走向浴室。

  漆黑中,战北天清楚看到慕一帆赤裸白皙的身躯在他眼前晃过。

  慕一帆故意没有开灯,也没有关浴室的门再去解决他的生理问题,下一刻,引人遐想的喘息声传到了房间外,使得黑暗中气氛变得更加暧昧。

  “北天。”

  他情不自禁的喊着爱人的名字,接着,一条高大的黑影无声无息地靠了过来。

  慕一帆透过墙上的镜子看到身后的人,勾了勾嘴角,但是,却没有要求对方来帮忙。

  “木木。”沙哑磁性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我来帮你。”

  慕一帆边喘息边拒绝:“不用,我很快就好了。”

  战北天直接从身后搂住了慕一帆,并将滚烫的大手附在他身下的手上。

  慕一帆在他贴进来的瞬间,身躯轻轻一颤:“北天,你别忘了你在月底就会成为我的姐夫,以你的身份对我做这样的事情合适吗?”

  战北天薄唇贴着慕一帆耳边低声问道:“你会在意吗?在意我变成你的姐夫吗?”

  “你说呢?”慕一帆被他弄得快要站不直身体,整个人都软靠在他的身上。

  “我希望你在意。”战北天边吻着他的耳涡边加快手上的速度。

  片刻后,慕一帆的小木木就软在他的手里。

  战北天将他转向自己,借着淡淡的光亮看到满是情欲的俊秀面容在漆黑中多了一份诱人的妩魅,眼眸不知不觉变柔:“木木。”

  闻声,慕一帆轻喘着气息抬起眼皮,立即对上战北天不再掩饰情意的眼眸,心头不由一怔,这一刻里,他清楚看到了战北天对他的感情。

  这个男人爱他,而且很爱他。

  此时,两人的距离非常近,近到彼此呼吸都能扑到对方的脸上,在深情地凝视下,两人不知不觉越靠越近。

  在四瓣薄唇碰触到一起的瞬间,就像打破隐藏在他们之间的禁忌,两人身体不禁一颤,情不自禁地轻轻吮吻对方的唇瓣,渐渐地一点点的深入,变得越来越急切,恨不得将对方吞入腹中一般,唇舌疯狂交缠。

  立时,浴室里满是吮吻声,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

  战北天忽然将人抱起走出浴室,边吻边把人放到床铺上。

  慕一帆解开战北天身上睡衣,将他身上所有衣服都脱下来,抚上结实胸膛。

  战北天见慕一帆主动与他亲密,心里难压激动,当下,就想将身下的人狠狠地疼爱一翻,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只是借用慕一帆的手释放出他的欲望。

  事后,他亲了亲半趴在他身上的人:“木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说自己喜欢上了男人,想找男人过一辈子,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慕一帆佯装他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问:“什么机会?”

  “给我一个能让我陪在你身边,甚至能陪你一辈子的机会,我向你保证我会爱你宠你疼你一辈子,而且,我相信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人会比我对你更好,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的,木木,好吗?”

  最后的几个字,战北天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

  这样的战北天让慕一帆想起一句话,人类面对爱情的时候,最尊贵的人也会变得无比卑微,在这一刻里,他不得不认同这话,也让他非常心疼这个男人。

  平日里,这个男人都是高高在上,是如同王者一般存在的大人物,手底下有好几万员工都要听他调遣,主宰着整个公司的命脉,只要动动嘴巴就能决定公司的生杀大权,T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巴结这个男人,可是,却为了要一个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变得如此卑微,说出去定不会有人相信。

  慕一帆用一根手指抵在战北天的嘴巴上:“北天,你知道一辈子是多长吗?你这么轻易的就许下诺言,会不会太轻率了?还有,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就快要跟我姐结婚了,那你用什么来给我幸福,让我当第三者吗?这就是疼我爱我的表现?”

  战北天拿下他的手:“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但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希望这一辈子都没有尽头。你知道我不是一个轻率的人,也不是一个轻易许下诺言的人,如果许下了,就一定会做到。至于你姐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慕一帆从他身上翻下来,背对着他:“我不想让我姐伤心,你知不知道她盼着跟你结婚这一天盼了多长时间。”

  不过,他也不会因为这样将战北天让出去,只希望能找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战北天迅速地从身后抱住慕一帆:“那你又可知道我盼着跟你在一起的这一天又盼了多长时间?”

  “既然想跟我在一起,又为什么选择跟我姐结婚?”

  “因为你不喜欢男人,你嘴里和眼里只有一个叫宁檬的女人,每次见到她,你都笑得特别开心,跟我聊天时,十句话里有七句是提到宁檬的,这样的你,让我怎么开口跟你表明心迹?我最担心的是你接受不了,甚至恶心我对你的感情,导致最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只能躲在暗处看着你,选择跟你姐结婚……只不过是想断掉得到你的念头。”

  慕一帆听到这里,不由想起战北天喝醉的那晚说的话,心里既高兴又难受,原来战北天当时真的没有认错人,而他迟钝到毫不知情,只知道一味的享受这个男人对他疼爱,并且当成只是邻家哥哥对他的宠爱,却不知道这个男人深深爱着他。

  他转过身紧紧地抱住战北天:“笨蛋。”

  “那……”

  慕一帆迅速在他的嘴角上亲了一口:“等解决好我姐的事情再说。”

  战北天知道他是同意给自己一个机会,欣喜地在慕一帆脸上亲了好几口。

  他从来没有想过木木会有一天答应和自己在一起,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机会,但是,他会让木木离不开他的。

  慕一帆认识战北天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看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嘴角不知不觉地漾开了笑容,心情也被他感染,觉得这样的选择也不错。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战北天敛了敛笑容,回想以前的事情:“认真说起来,应该是在我18岁那年,也就是你12岁的那一年。”

  刚成为少年的慕一帆阳光耀眼,紧紧的吸引他的目光,心,不知不觉地开始为这个少年悸动。

  慕一帆十分惊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已经喜欢自己12年:“什么叫认真说起来,那要是不认真的说起来呢?又是什么时候?”

  

(继续下一页)

第三六六章 现实(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