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三六章 还真来了

  容雪警惕看着战北天,不相信他会把她送去B城。

  战北天也不跟她多说,见她不上来,就直接关上车门,启动车子。

  容雪见战北天要走,心底就焦急了,赶紧喊道:“等等。”

  她拖着箱子跑了十五米,车子才停下来。

  战北天放下玻璃窗,盯着她。

  “你真的要送我去B城吗?”容雪不太确定的问道。

  其实她真的不相信这个烧掉她头发的男人,但是,B城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B城是他们首都,各方面定比其他城市好,去到B城之后,也许生活保障就有了,不然,战北天也不会跟队里的人说要北上去B城。

  战北天直言道:“你上不上车?”

  容雪快速把两个大箱子扔到后座的左边,然后,跑到后座右边坐了下来。

  她之所以没有坐前面副座,是因为觉得跟战北天坐在同排,非常的不安全,真的很担心战北天又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战北天启动车子离开,往西区那边开去。

  容雪见车子开往西区方向,心再次提起,十分担心战北天会把她扔到丧尸堆里。

  要不是她在K城已经不知道依靠谁好,不然,也不会坐上这辆车子,现在,她非常的希望能快点到B城。

  只要到了B城,加入大型的队伍和找到大靠山,定要将今天给她难堪的人,加倍奉还给他们。

  容雪只要想到之前的事情,不禁握紧了拳头,甚至指甲插入了手心里也毫无所觉。

  她看眼驾驶座的男人,眼底戾光闪现,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个男人臣服于她的石榴裙之下,跪舔她的脚趾头。

  容雪不敢把情绪表露太明显,迅速垂下眼皮,不再看前面。

  车子飞快的穿梭在丧尸与丧尸之间,很快离开了西区,往高速公路跑去。

  在车子驶上高速公路的瞬间,容雪这才稍稍安了心。

  一路上,两人无言相对,车里十分安静,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车子进入隧道。

  由于停电的缘故,隧道特别的黑暗,战北天只能打开车灯。

  隧道特别的长,过了五分钟,车子还没有走出隧道之外。

  容雪越坐越坐不住,隧道里面黑漆漆的,而且,还有丧尸,虽然不多,但是那些丧尸长得非常的丑陋,在车灯照在它们脸上的时候,特别的骇人。

  “这隧道真长。”她出声打破安静,因为之前的气氛太吓人了。

  战北天淡声道:“这条隧道全场二十多公里。”

  “哦。”容雪见隧道的丧尸越来越少,就没有再出声。

  一分钟后,战北天突然停下车子。

  容雪立刻又紧张起来:“为什么在这里停车。”

  战北天头也不回说道:“我突然不想去B城了。”

  容雪:“……”

  “我就送你到这里,接下来,你自己走路去B城。”

  “你开什么玩笑。”容雪难以置信的拉高声音:“现在只走到隧道的一半,你竟然让我下车?”

  她早就不应该相信这个男人,果然,没有安好心。

  现在就算走出隧道,但是离B城还有六、七百公里路,这让没有车子的她怎么能走到B城?

  何况路上还有很多丧尸、变异植物和动物。

  战北天拔下车钥匙,走下车,将容雪的行李都扔了出来,接着,又把容雪一把拉下车。

  随即,回到了车上。

  容雪哪有男人的力气大,被拉下车后,直接跌倒在地上。

  她慌忙站起身,想要打开车门,可惜,车门被锁了。

  容雪焦急地拍着车门,害怕喊道:“战北天,战北天,你快开车门啊,这里黑漆漆的,你让我一个女人怎么待在这里,会死人的。”

  战北天没有出声。

  容雪见战北天铁石心肠,没有任何动摇的意思,又赶紧说道:“战北天,你是不是不满意之前的道歉,那你带我回去,我回去之后,我定会跪下来求慕一帆原谅我,这样你能满意了吗?”

  她不提慕一帆还好,提到慕一帆,战北天就想到郑国宗说的那些话,倏然,眯起了眼目。

  容雪是又气又急又害怕:“战北天,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开门给我进去,如果你是想吓我,那你的目的达到了。你一个大男人的,肚量怎么这么小。”

  战北天听到这话,嗤笑一声。

  他肚量小?

  要真这么小,也不会一直忍到现在才动她。

  想想她上辈子做了多少歹毒的事情,还跟丧尸王一起联手来杀他,现在只是扔她在这里,已经算是她命大了。

  战北天放下车窗。

  容雪目光一亮,赶紧道:“战北天,你快开门。”

  战北天凌厉地盯着她:“容雪,你要是命大,就活着来B城找我,我在B城等着你。”

  说真的,他也不希望容雪这么快死,这么容易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什…什么意思?”容雪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我死?”

  她这一次真正的感到害怕了,脸上满是惶恐:“不,你不能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起了杀念?是,我拿别人录音笔来陷害了我的姐姐,也让其他人认为慕一帆是丧尸,但是,也罪不至死啊,何况整件事情,都不是我主使的,你要找,也该去找主使者才对。”

  战北天不想听她废话,启动车子离开。

  手拉在车窗不放的容雪因为没有车子跑得快,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当下,只穿着夏天衣服的她,被摔得满身都是伤痕。

  她忍着疼痛,趴在地上朝着前面放慢速度的车子哭喊:“战北天,你回来啊,战北天,我知道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凄凉的叫声无法让战北天冷酷的面容有丝毫的波动,借着倒后镜,隐约看着在黑暗中爬行的人影。

  容雪见车子越来越远,黄曼使用自己的火系异能,打向车轮胎,希望能借着爆胎让车子停下来。

  可是,眼看火苗就要打到轮胎上的时候,忽然,地上冒出一块一米高的薄冰块,挡住了射来的火苗。

  容雪的心,顿时凉了下来。

  就在这时,地底下突然响起隆隆的声音。

  准备神色一凛,赶紧将车子开稳。

  容雪也听到隆隆的响声,心里更加恐惧,连忙大喊大叫的,希望战北天能够回头带她回去。

  隆隆声越来越近,地面也跟着翻滚,容雪赶紧燃起火苗观望四周。

  她不看还好,一看吓得她魂都要没了。

  整个地面就像一条丝带,如波浪一样翻动,紧接着,地底下还钻出了许多细细的藤枝,犹如地狱的鬼手,往容雪身上卷了过去。

  容雪吓得浑身颤栗,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惧,朝着前面停下的车子喊道:“救…救命,战北天,救命……”

  战北天纹丝不动,借着火光,清楚看到容雪双腿下面,缠满了藤枝。

  在上一世的时候,他就听说过K城百公里外的隧道,有一棵专门吸血的老藤树。

  如果身上没有伤,老藤树就不会伤人,可要是身上有伤,那么,就算你开着车子跑出二十公里外,它也会一直追着你走。

  像容雪刚才摔了一跤,满身的伤痕,老藤树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容雪赶紧用火苗攻击藤枝,可惜,她平日疏于训练,导致火苗的攻击力并不大,打在藤枝上面,丝毫没有损伤,也不能把藤枝燃起来。

  “战北天,快来救我,啊~~~”

  容雪惨叫一声,就被树藤拖到隧道深处,远远地传来怨恨的叫声:“战北天,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拖走,接下来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战北天望着回归平静的地面,再次启动车子,离开了隧道,在入夜之前,回到了K城。

  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回公寓小区,而是开着车子,往另一个方向开去,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张地图,地图上的最终目的,标明着‘陈艳’两个字。

  半个小时后,他开着车子来到陈艳家的楼下。

  战北天并不是要上楼找人,而是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入夜的到来。

  当他手腕上的手表的时针指向九点时,车外头终于有了异动。

  一块窗上的护栏突然从楼下掉了下来,在落在地面的瞬间,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战北天微微抬眸,往上一看,只见陈艳所住的房间的玻璃突然爆破,一条黑影如轻烟飘过,钻进了陈艳的房间里。

  下一刻,上

  

(继续下一页)

第一三六章 还真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