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〇八章 说人话

  十月到来,气温越升越高,温度已接近六十度,如果在外面不小心摔了一跤,都很有可能会被滚烫的地面给烫伤皮肤。

  现今人类的日子是越来越难熬,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就算出门,也无法在太阳底下多待。

  慕一帆也因为如此,在第一次派水之后,在慕氏大厦里乖乖的待了几天,除了陪陪自家儿子之外,还通过大家的意见信以及举报信对慕氏大厦大型整顿一番。

  特别是对赵芸萱的娘家人,因为多人举报他们好吃懒做,从而进行了严厉的处罚,让他们这些人负责打扫整栋大厦的卫生,而且,要是打扫不合格,就没有饭吃。

  大家得知这件事情,私底下暗暗叫好,赵家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慕一帆以为赵芸萱会为她的娘家人打抱不平,可是,一直等,也没等到赵芸萱上门来说情。

  不过,却等来了慕一航受伤的事情。

  “大少,二少又被战南天给打伤了。”士兵来报。

  慕一帆拧起眉头:“怎么又被打伤了?他现在在哪,伤势严不严重?”

  他才跟他爸坦诚他跟战北天的关系也不过几天的事情,现在又闹出这样的事,他爸要是知道慕一航又被战南天打伤了,肯定会反对他跟战家人来往。

  “二少在医疗室。”

  慕一帆抱起孩子走向电梯,在电梯关上的瞬间,拿出卫星手机给慕悦成打去通讯。

  等来到医疗室时,心来的朱医生正在给慕一航做检查。

  慕一帆看眼陷入昏迷的慕一航,走上前问道:“朱医生,我弟的情况怎么样?”

  朱医生拧了拧眉:“我也不太清楚。”

  “什么叫不太清楚?”

  “他不像是受伤,反倒比较像是异能者因为晋升异能失败而陷入了沉睡,总之,我给他做了全身检查,除了后脑勺的头发被烧掉一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口。”

  慕一帆扬了扬眉心:“你的意思是,他是因为在晋级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陷入了昏迷?”

  “差不多是这样,我不是异能者,只是听别人说过在晋升异能的过程中是不能被打扰的,而打扰后的后果非常严重。”

  “你再给他检查检查。”

  “好。”

  慕一帆为了不打扰医生,走出医疗室,看到五个女人和一个女人缩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六人面色苍白,双唇无血,眼睛也无神,看起来受了不小的惊吓,而且,身上衣服脏脏兮兮,也破破烂烂的,像是经过了一场大逃亡。

  他走了过去问道:“你们跟慕一航出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闻声,其中一个男人微微回过神,怔怔看着慕一帆,喃喃说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慕一帆拧起眉头:“什么太可怕了?”

  男人用力搓了搓脸:“我们因为二少要晋升异能,就在一个城镇里停留一段时间,后面就遇到了战南天,战南天看到二少在晋级,想也不想就用异能攻了过来,我们队伍里的三个异能者,为了保护二少,死在了战南天的手里。”

  慕一帆问:“你说的都是事实?”

  男人眼眶瞪红:“我要是敢骗大少半个字,就不得好死。”

  慕一帆看他不像在说谎,又问:“你们这么狼狈也是因为战南天?”

  男人摇摇头:“我们知道打不过战南天,就带着正在集中晋级的二少跑走了,途中,二少被追来的战南天的异火打中后脑,二少就突然昏迷了过去。队里的人为了不让战南天伤到二少,就留下几个异能者负责拦下战南天的追杀,其余的人就带二少离开。”

  说到这里,他脸色越来越苍白:“就在外面在回B城的途中,遇到了一群高级丧尸,她们对我们是赶尽杀绝,而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然后,原本一百一十三名的异能者队伍,现在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

  坐在旁边的女异能者听到这里,猛地站起来,激动说道:“它们好残忍,不仅挖异能者的晶核,还吃异能者的身体,一根一根手指从身体上掰了下来,就像啃鸡爪一样,津津有味放在嘴里嚼着,好恶心,好可怕,他们还在嚣张的狂笑,如同疯子一样,笑声让人胆寒。”

  旁边的男异能者回想当时的情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们是在其他异能者的帮助下,带着二少跑回来的。”其中一名男异能者痛苦抱着头说道。

  慕一帆见他们刚经历了一场大劫,表情不是痛苦,就是激动,害怕,就让他们回去休息,有什么事,等休息好之后再说。

  他拿出卫星手机给战北天打去通讯:“亲爱的,你家老二和我家老二又打起来了。”

  战北天:“……”

  “闹得挺严重的,你说,我们的小老二以后还能性福的在一起生活吗?”

  战北天无奈道:“说人话。”

  “战南天又来找慕一帆的麻烦了,伤得严不严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战南天是在慕一航晋升异能的时候出的手,现在慕一航正昏迷不醒躺在床上呢。”

  慕一帆非常郁闷:“我们两家的人好不容易知道我们的事情,我爸也有可能会对我们的事情心软,可偏偏闹出这样的事情,这个战南天是不是不想我们在一起,才故意弄出这一出事来。”

  他换个手拿手机又道:“我在想战南天上辈子跟慕一航是不是有仇,所以,这辈子来报仇的,不然,战南天为什么每次见慕一航就要出手攻击人。”

  战北天听到这话,脑里闪过一个念头:“你之前的话,再说一遍。”

  慕一帆疑惑:“说哪句?说慕一航跟战南天上辈子是仇人这句话?”

  战北天眯了眯眼,问:“如果真有上辈子,那我问你,你觉得南天会因为什么原因跟慕一航结仇?”

  慕一帆不由地想了想:“如果有上辈子,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慕一航跟战南天是情人,因爱生恨,所以来找慕一航来报仇,要不就是慕一航上辈子很穷,欠了战南天的一屁股债,所以,这一辈子想索命还债,哈哈。”

  战北天:“……”

  “还有可能是慕一航是战南天的杀父仇人或是杀母仇人……”

  战北天揉揉眉心,打断他:“我说的上辈子,跟你想的上辈子不一样,重生你知道吗?比如这一世活到了十四岁就死了,然后,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原来你说重生啊,早说嘛,我知道,你不就是重生…回…来…的吗?”

  慕一帆说到后面几个字,声音立马慢了下来,十分心虚,说完之后,还真想扇自己嘴巴,他怎么这么快嘴就把话说出来了。

  不过,战北天已经知道他不是以前的慕一帆,那再让战北天知道自己是知道他是重生回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何况他们现在可是亲密无间的伴侣。

  战北天:“……”

  慕一帆嘿嘿一笑:“那啥,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刚才你说如果有上辈子的话,那慕一航跟战南天……”

  他想了想小说里的内容,慕一航跟战南天根本没有什么接触,见面也只是点头之交,不可能会是仇人的。

  而慕一航一心想要对付的只有丧尸王慕一帆,跟慕一航结仇的人也只有丧尸王慕一帆。

  要是真有重生的话,只有丧尸王想要杀掉慕一航。

  慕一帆想到这里,倏地皱起眉头。

  难道说战南天是……

  慕一帆不敢再想下去,觉得自己肯定是多想了。

  但想到每次遇到战南天时,战南天对他的种种行为和所做的事情,还有战南天变成丧尸以及战南天与他小说里的战南天性格不符这事,还真的有可能是他想的那样。

  战北天见慕一帆迟迟不出声,出声问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南天为什么这么恨慕一航?”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荒唐了。”慕一帆喃喃说道。

  “什么想法?”

  “我觉得战南天已经不是原来的战南天了,我认为现在的战南天的情况跟我差不多,很有可能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战北天拧了拧眉心:“那你觉得南天的身体住着谁?”

  慕一帆深吸口气,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慕-一-帆!”

  如果事情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样,原主慕一帆是不是被他的灵魂挤到战南天的身体里的,那原来的战南天又去哪了?

  战北天顿时无声。

  慕一帆觉得这个回答对战北天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自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堂弟很有可能变成了自己的仇人,那要战北天如何来面对战南天这个人,报仇还是不报仇?

  甚至还要在杀与不杀之间做个选择。

  “北天?”慕一帆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这些都

  

(继续下一页)

第二〇八章 说人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