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二五章

  慕一帆忽然想起坠落下去的容颜,焦急抬起头:“容颜呢?”

  他刚才切断战那天的手臂之后,就让战北天接住容颜的。

  可现在战北天就站在他的面前,那容颜她……

  慕一帆赶紧低头往脚下一望,王冰抱着容颜迅速飞往水城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问:“王冰是你叫来的?”

  战北天淡淡应了一声:“是我安排的。”

  他担心有意外发生,就让王冰的几个分身变回植物原样在他身边候着,如果有突发情况,就可以随时现身过来帮忙。

  王冰抱着容颜快速回到水城,毛宇他们立刻围了过来问道:“容小姐没事吧?”

  容颜一边忍着剧烈的疼痛使用水系异能给自己治疗,一边吃力说道:“我肚子好疼。”

  毛宇他们这才注意到容颜挺着一个小肚子,不由地愣了愣,连忙叫道:“快,快去找郑医生给她看看。”

  容颜赶紧抓住毛宇的手:“毛上尉,求求你,你一定要替我保住这个孩子。”

  虽然她是被战南天用强硬手段,被迫怀上这个孩子,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而且,这些日子要不是有这个孩子一直在陪伴她,她可能撑不住到现在,因此,她对这个孩子有着特殊的感情。

  毛宇回握她的手:“会的,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保住这个孩子。”

  他迅速将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隆起的腹部上,使用水系异能给她治疗。

  毛宇的异能比容颜高出几级,渐渐的,她觉得肚子舒服了许多,最后,可能是因为前几个月精神紧绷的状态,现在突然得到放松,所以,人很快就睡了过去。

  水城外,战北天看到王冰安全将人接住后,立马将视线转向战南天飞出去的方向。

  战南天的动作也十分迅速,趁着战北天他们的注意力在王冰的身上,赶紧将他的下半身和上半身粘合一起,再使用光系异能加快愈合的速度。

  至于被慕一帆砍下的手臂,已经掉入河里,想要找回来是不可能的事,只能等手臂慢慢的长回来。

  战北天看到战南天的身体正在慢慢复原,迅速松开慕一帆,冲向战南天。

  战南天注意到战北天消失在原地,整个人立刻进入警惕状态,脸上闪过狠戾之色,没有断的那只手渐渐地凝聚起一团黑气与白光缠绕一起的能量。

  慕一帆见状,瞳孔猛然一缩,焦急地大喊一声:“北天,小心。”

  他快速将体内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结出强大防御结界。

  刚出现在战南天身下树林里的战北天听到慕一帆叫声,也察觉到了危险,原本想要对战南天出手的他,连忙收回异能,快速回到慕一帆的身边。

  同一时,轰的一声,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在战南天所躺的地方猛然爆发出来,刺眼白光如强烈的日光向四周射了出去,瞬间照亮整个大地。

  在大楼观看的幸存者赶紧闭上双眼,并用双手捂住眼睛,这才让双眼觉得舒服些,但是脚下却不停的发出剧烈摇动。

  要不是在上来之前,士兵已经跟他们说,这些大楼已经下了防御结界,恐怕他们早就冲出大楼。

  城外,慕一帆察觉到白光正在不停撞击他的结界,试图破坏他的防御结界,赶紧再多加几道防御墙,才勉强的抵御住白光的撞击。

  战南天并没有将异能发挥到极点,力量就如此强大,如果将异能发挥到顶点,恐怖的程度将是他无法能想象得出来的。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白光才慢慢的暗了下去。

  大家隐约的感觉到光亮已没有之前夺目耀眼,缓缓睁开眼睛,然,等待他们是一大块被翻起的泥土大坑。

  之前的茂密森林像是不曾出现过,忽然间,凭空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还有几座大山也被移为了平地。

  总之只要是他们能看到的地方,都变成了一堆泥土,不管是大树,丧尸,还是变异动植物,都没有了踪影,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水城似的。

  慕一帆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慢慢地收起了防御结界。

  当即,一股含有能量的气波扑面而来,将慕一帆和战北天冲退了几步。

  “看情况,战南天连同丧尸也一起爆了。”慕一帆说道。

  战北天面无表情的看眼地上冒出的黑气,留下一句‘木木,你留守城里,我去追战南天。’

  不等慕一帆说什么,人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

  慕一帆连忙追了上去,不过,他追出五十公里外,就停了下来。

  他发现战南天的力量竟然大到让方圆五十公里的所有生物都消失殆尽,并且,地面不停的冒出黑气,让地面寸草不生。

  慕一帆不敢追太远,担心异能丧尸会攻击水城,只好转过身。

  “一帆。”

  突然一道声音阻止他离去的脚步。

  慕一帆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身,只见前面的树林里走出一条人影。

  他怔了怔:“家明!?”

  慕一帆快速来到郑家明的身前:“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了,你有没有受伤?刚才战南天打出的异能没有波及你们?”

  郑家明摇摇头:“在来之前,战那天早就提醒我们,让我们退离五十公里外。”

  慕一帆一听,回想之前他出现水城外之后,就没有看到中级和高级的丧尸:“那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说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们认识吗?”

  郑家明耸耸肩膀:“现在已经不用隐藏这事,反正命都快没了,知不知道无所谓。”

  慕一帆眉头一紧:“什么意思?”

  “你知道庄子阅会预言对吧?”

  慕一帆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点了点头:“知道,然后呢?”

  郑家明担忧看着他:“他说你会死。”

  慕一帆一怔:“我会死?”

  “嗯,庄子阅亲口对我说的,这是他预言到的,他预言一向很准,你要小心一点。”

  慕一帆立马问道:“那他有没有说我是怎么死的?”

  他并不是怕死,只是死了后,就不能和战北天一起了,所以,他必需要弄清楚。

  “这个到没有,他说只看到你闭上了双眼,周围气氛很哀伤,具体是怎么死的,他也不知道,但以我的猜测,你可能是死在战南天手里。”

  “怎么说?”

  郑家明眼睛一眯:“之前,庄子阅预言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会预言到这件事情,是战南天逼出来的。”

  慕一帆眉头一紧:“逼出来的?”

  郑家明自嘲勾了勾嘴角:“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我们之所以会跟战南天在一起,也是战南天凭着等级高来逼我们就范。”

  “你的意思是,你们根本不愿意跟战南天在一起?”

  慕一帆想到在B城里见到庄子阅的时候,庄子阅提到战南天时特别的生气。

  “当然,谁会愿意听一个不熟悉的人的命令,当时,我跟庄子阅都反抗过,却被战南天威压给控制住,不想死,就得乖乖听他的。”

  慕一帆想到庄子阅和郑家明在这一世与战南天都不熟悉,也难怪他们不会像上一世,忠心耿耿地跟在战南天身边。

  “那预言的事情被逼出来是什么意思?”

  “就是战南天逼庄子阅预言将来的事情,预言出来之后,庄子阅不肯说,战南天就用丧尸王的威压迫使庄子阅开口,将预言说出来。”

  慕一帆焦急道:“现在庄子阅没有跟你在一起,是不是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郑家明见慕一帆没有着急预言的事情,反倒关心起庄子阅的情况,心里想,他没有找错人:“暂时没有事,只是被战南天关起来了,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庄子阅预言到了什么事吗?”

  慕一帆疑惑:“你知道?”

第三二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