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五八章

  慕一帆转过头,看到神色俊朗,面容与战北天有几分相似的高大中年男人站在车库门口。

  “爸。”战北天朝门口的人点了点头。

  慕一帆也赶紧叫道:“叔叔,好。”

  战雷刚看向慕一帆,微眯了眯眼,有些不确定的笑着问:“你是慕一帆,慕上将的儿子,对吧?”

  他在他儿子的部队里见过这个人,可是,在部队里的麻烦是阴沉沉的,不太像个军人,反倒比较像是黑帮里的头子,给人一种很黑暗的感觉。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很阳光,笑容很清朗,也很干净,要不是外貌一模一样,他都要以为是另一个人。

  “是的。”慕一帆见战雷刚没有不欢迎,也没有对慕家的人有意见,笑容变得更大。

  战雷刚看向战北天:“北天,你带客人回来吃饭,怎么不说一声,我们好让蔡叔他多准备一点菜。”

  战北天淡声道:“他不是客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两个亲自邀请慕一帆到屋里坐坐:“慕先生……”

  “叔叔,只要叫我一帆就好。”

  战雷刚爽朗一笑:“好,一帆,我们大厅里坐,对了,我听说慕天认了你做爸爸,你不知道,这个孩子天天念着你,连他的太爷爷都吃味了。”

  “是吗?”慕一帆笑着跟战雷刚进了大厅。

  战雷刚一进大厅,就拉开大嗓门说道:“慕天,你看谁来了?”

  正坐在杨凤晴怀里听故事的慕擎天抬起头,看到门口的麻烦,小脸立马绽开比向日葵还要灿烂的可爱笑容:“爸爸。”

  他迅速从杨凤晴怀里滑了下来,迈着小步子快步跑到慕一帆面前。

  慕一帆抱起孩子:“你刚才在干什么?”

  “在听奶奶说故事。”

  慕一帆看向杨凤晴,礼貌地唤了一声:“阿姨好。”

  杨凤晴看到慕一帆点点头,微笑客套的招呼慕一帆坐下:“请坐。”

  因为之前误会是慕家的人打伤她的老公,才会对慕家的人有偏见。

  现在澄清了误会,又因为是他们战家的人挑事在先,所以,对慕家的人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有所排斥或是不欢迎。

  慕一帆抱着孩子刚坐下,就看到战国雄从楼上下来。

  他立马站起身:“战老好。”

  其他人也纷纷向战国雄问好。

  战国雄对慕一帆的出现毫不意外,浓眉一挑,问:“不喊爷爷了?”

  这话像是暗示着什么,慕一帆非常的机灵,立马改口:“爷爷,好。”

  战国雄点点头,对蔡源吩咐道:“可以上菜吃饭了。”

  蔡源转身走进厨房,战雷刚就邀请慕一帆到饭厅用饭。

  慕一帆刚坐下,战国雄就说:“有什么话,等吃了饭再说。”

  战北天淡淡应声:“嗯。”

  杨凤晴和战雷刚疑惑对看一眼,然后,笑着对慕一帆说道:“慕先生,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抱着孩子吃饭,还是由我来喂孩子吧,慕天,来奶奶这里。”

  慕擎天摇摇头:“我要爸爸。”

  杨凤晴想再哄哄孩子,却听战国雄说道:“很快就不是客人了。”

  “啊?”她看向战国雄。

  战国雄没有看她,见饭菜上桌,道:“开饭。”

  用饭期间,大家有一句每一句聊着,慕擎天就乖乖的坐在慕一帆的腿上吃饭。

  杨凤晴不时往他们看去,看着亲密如真正一对父子的两人,心想,难怪爸会对慕一帆吃味,就连她这个做奶奶的都吃味了。

  而且,还有一个现象让她觉得很奇怪。

  那就是那个向来很少给她夹菜的儿子,现在却一直不停的给慕一帆夹菜,次数竟然比她这五年来夹得还多。

  在她眼里,不觉得儿子像在跟慕一帆客套,反倒两人像是熟过头的样子,特别有一个举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儿子夹了一块鸡肉之后,先把皮给吃了,然后,把鸡肉给慕一帆,这是对客人多不礼貌的一种表现。

  可是,慕一帆没有丝毫的嫌弃,也不跟她儿子客气,夹起鸡肉就塞到嘴里。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怪怪的,就像一对情侣似的。

  杨凤晴瞄眼自己的丈夫,战雷刚似乎也注意到这一点,拧着眉头没有出声。

  她再瞄眼战国雄,战国雄像是没有看到慕一帆和战北天他们的举动,安静吃着饭。

  吃过饭后,大家都坐到了大厅里,就连孩子也没有让其他人带出去玩。

  在战家帮忙的人都被蔡源叫回到房间里休息了。

  战北天喝了一杯茶,休息了一会,就把茶杯往桌上一放。

  正想开口,战国雄就问道:“想清楚了?”

  他一看今天的仗势就知道他的大孙子想要跟自己的父母坦诚自己伴侣是谁的问题。

  所以,才会这么问战北天。

  大家都看向战国雄。

  战北天说:“想清楚了。”

  战国雄又问:“永远不会后悔?”

  他们战家的人对待婚姻必须认真,既然结婚了,就不能再说离婚,也不能有外遇,找情人之类的事情发生,往后只能对自己的伴侣一心一意。

  战北天坚定说道:“不会后悔。”

  战国雄一叹。

  他早就知道他的大孙子会这样回答他。

  以他大孙子的性子,认定了,就不会后悔。

  杨凤晴看着他们爷孙俩,笑问:“爸,你在跟北天说什么?我跟雷刚怎么听不懂?”

  战国雄道:“你问你的儿子,他会告诉你,我们在说什么。”

  杨凤晴和战雷刚看向战北天。

  战北天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认真看着自己的父母说的:“爸,妈,我今天想跟你们说一说我未来另一半的问题。”

  慕一帆听到要提他们的事,迅速坐直身体。

  杨凤晴和战雷刚见儿子是要说未来儿媳妇的事情,精神一振,高兴说道:“你是不是想带慕天的妈妈来见我们了?”

  前段时间,当他们知道自己有大孙子的时候,是非常的高兴的,想着他们儿子终于开窍了。

  尤其是杨凤晴,简直是乐得合不拢嘴,但在知道未来儿媳妇是慕家的人的时候,她就发愁了。

  当时,他们战家跟慕家闹得不可开交,后面,又发生了慕家人打伤她丈夫,害她丈夫差点死掉的事,她对慕家的人就很难能喜欢得上来。

  庆幸的是战家跟慕家的误会解除,那她也不用再担心自己会和媳妇处不来,让儿子为难。

  可是,误会解除之后,一直没有听到儿子提起儿媳妇的事,这让她好生着急,她可不想孙子在战家住几天后,又被接回慕家。

  再说,她也希望儿子能找到幸福,有一个爱他的人陪在身边。

  战北天轻应一声:“在说他之前,有一件事情,我需要说清楚。”

  “什么事?”

  “孩子是我伴侣生的,这一点,希望你们牢牢记在心里。”

  战雷刚没好气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不是你未来伴侣生的,还能是谁生的?总不能孩子其他人生的,而你娶得却不是孩子的妈。”

  杨凤晴白他一眼:“你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

  她看向战北天:“北天,你就直说,慕天的妈妈是谁,我们好早点上门给你提亲。”

  战北天将手搭在慕一帆的背上:“爸,妈,一帆就是我的未来伴侣。”

  杨凤晴和战雷刚当场震呆。

  慕一帆不好意思的对他们一笑:“叔叔,阿姨好。”

  战国雄看到自己儿子和儿媳傻掉的样子,很淡定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半晌,杨凤晴喃喃问道:“北天,你不会是开我们玩笑吧?”

  可是,她儿子向来就不喜欢开玩笑,尤其面对长辈时,是严肃得不能再严肃。

  “不是。”

  战雷刚回过神,起身大怒:“你有种再说一次。”

  战北天无所畏惧:“爸,一帆是我的未来伴侣。”

  战雷刚气得直发抖:“妈的,战北天,你知不知道他是个男人?一个男人怎么会是你的伴侣?”

  战北天反问:“是个男人又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我的伴侣?”

  “你这个兔崽子,你想气死我和你妈,还有你爷爷不成?”

  战雷刚一直没有听到战国雄出声,担心老人已经气晕过去,立刻朝战国雄看了过去,谁知道这个老人正在淡然地喝着茶。

第二五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