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八三章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提现实中的事情。

  当天晚上,慕一帆留在战北天营地里过夜,两人洗过澡,就从浴室一直疯狂做到床上,直到窗外蒙蒙亮起,才停下律动。

  慕一帆觉得这次一次欢爱,战北天特别的深入和热情,似乎想全身的气味都染在他的身上做为独有的标记,就如同动物一样,喜欢用口水、尿液来标记属于自己的东西。

  甚至做完之后,都舍不得将分身从他的身体里抽出来,就这样让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薄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吻着他的脖子,久久留恋不去,动作十分亲昵。

  就在慕一帆快要睡着的时候,战北天的手机突然响起。

  战北天拧起眉头,却没有起身的意思,但铃声实在是吵得不行,还被慕一帆踹了一脚,让他起身接电话,这才不情不愿的从慕一帆身体里抽身出来,拿起放在床头柜上手机看了看。

  见是容德明打来的电话,俊美一拧,按下接听键。

  “她回来了。”

  容德明压低声音快速地说完这四个字就挂断了电话,接着,关掉手机。

  他转过身,想把手机藏回到碗柜下面,却看到自己女儿容雪就站在碗柜的前面。

  容德明心下一慌。

  他曾经毕竟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所以,也就心头惊了一下,脸上却仍然维持着平静。

  “雪儿,你怎么来厨房了?是要找什么东西吗?”

  容雪阴冷地看着容德明:“爸,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容德明眼珠子一动,笑着说道:“我在给我一个老朋友打电话,怎么?有问题吗?”

  容雪盯着他手里手机,走前说道:“据我所知,现在的卫星手机特别的昂贵,至少要五十个二级的丧尸晶核,爸,你没异能,又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的晶核买到这部手机的?何况这部手机,就算有晶核也未必能买到。”

  这时,洛静走了进来,笑说:“这是你爸一个朋友给他的,说是为了方便联系,以后要是出去找物资,就会用手机通知你爸,让你爸跟着他们一起出城,这样一来,我和你爸也不至于饿死,不然,我们早就死在这个冬天里,你还能有机会见到我们。”

  容德明接着说:“是啊,以前老朋友看我生活如此落魄,就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赏我一口饭吃。”

  容雪不死心的问道:“爸的哪位老朋友出手如此大方,竟然会给一部手机给你?”

  容德明倏地沉下脸:“这是我的事情,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何况,我说了你也不认识你。”

  “我只是好奇爸为什么要跟对方说‘她回来了’这四个字而已。”

  容德明眼底闪过惊慌,大怒:“你竟然偷听我讲电话。”

  “如果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又何必怕别人偷听。”容雪眼目忽然一厉,身上飞出一条藤枝,将容德明手里的手机卷了过来。

  “容雪,你干什么?”

  容德明想要抢回手机,却被藤枝扫了出去,狠狠地撞到外面的墙壁上,闷哼一声,倒坐在地上。

  洛静眼底闪过害怕,想扶容德明,又怕被容雪伤着,但为了不让容雪看出异样,只好佯怒说道:“雪儿,德明是你爸,你……”

  容雪阴戾一瞪,吓得洛静赶紧收了声。

  自从上次看到容雪另一面的可怕面容之后,她一直就做恶梦,并提心吊胆的担心着容雪迟早有一天揭穿他们跟战北天暗中联系的事情,然后,一怒之下,将他们打死。

  之前,看到容雪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得要命,要不是容德明搂着她,险些就要大叫出声。

  容雪打开手机,查看之前拨出去的号码,上面并没有另外记录名字。

  她抬起手指想要按回拨,但转念一想,还是从口袋里拿出另一部抢来的手机,按着上面的号码打过去。

  洛静看到她打出电话,吓得双腿发软,趁着容雪不注意的时候,脚步悄悄的往门口那边挪去。

  正要起来穿衣服的战北天,听到手机再次响起,拿起一看,见是陌生的号码,眯了眯眼,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不过,他没有出声,等待对方说话。

  可是,对方也没有出声,就这样,两人静默十秒钟左右,容雪才挂断电话。

  她猜不到对方是谁,但又隐约觉得对方会是谁。

  随即,余光瞥到想要偷偷溜走的洛静,眼底闪过一抹戾气的精光,冷怒:“战北天,竟然是战北天,你们竟然给战北天打电话。”

  洛静双腿一软,当场跪在地上,慌忙撇清关系:“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是你爸,是你爸为了拿到物资,跟战北天做了一个交易,说是你要是来找我们,就打电话通知他。”

  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的容德明听到洛静将事情都推到自己身上,气个半死:“洛静,你……”

  他带回来的粮食,难道她就没有份吃了吗?

  要不是他带回来的物资,两人还能活到现在?

  现在遇到麻烦,却将所有事情推给他,这还算一起共患难的夫妻吗?

  容雪难以置信地瞪红双眼:“你们竟然为了粮食出卖你们唯一的女儿,你们还是人吗?”

  自从上次被战北天打伤之后,她就一直怀疑是不是有人通风报信。

  因为当时她是偷偷溜回来的,就算有人监视她爸住的地方,也不一定发现她回来了,所以,她就想着会不会是跟她爸同住在一间院里的人告诉战北天的,不然,战北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她又回到她爸这里。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 想到这个人会是她爸。

  之前看到她爸鬼鬼祟祟地进了厨房,还没有 想到这一点,她也只是好奇她爸想要干什么,才会跟过来一看,却见她爸拿出手机给别人打电话,而且,只说了一句‘她回来了’,就挂断了电话。

  这样的举动在她的眼里,她爸明显像是在通知谁,告知她回来的事情,然后,她很快就联想到上一次的事,猜测她爸是很有可能是给战北天打电话,因此,她才会用战北天来试探洛静。

  结果还真的是战北天,这样真相让她很心寒,亏她回来B城第一时间,还想着来见见他们,而他们却为物资出卖自己的女儿。

  容德明忍着痛,赶紧出声道:“雪儿,你听我解释。”

  容雪大怒:“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上一次,要不是庄子阅来得及时,她早就死在战北天的手里。

  “雪儿,啊……”容德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一根藤枝像根利箭射穿他的肩膀。

  洛静见状,吓得转身就跑,可刚跑了两步,就被藤枝刺穿了大腿,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穿过大腿的藤枝顺着她的小腿缠绕而下,紧接,她跟容德明被容雪拖着走出了大院。

  容雪知道战北天会过来,自然不敢多留,拖着两个卖女求温饱的父母离开了北城区。

  另一边,战北天在容雪挂断电话之后,就觉得这电话不太对劲,因为这个电话是在容德明之后打来的,不仅是陌生的号码,而且,接听之后,又不出声,所以,打来这个电话的人很有可能是容雪。

  他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立马起身穿上衣服。

  慕一帆看他匆匆忙忙穿上衣服,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先睡会,我回来再跟你说。”

  战北天使用瞬移,出现在容德明所住的院子,看到地上的血痕一直延伸到院子大门口。

  他厉眼一眯,打开院子的大门,走出去一看,血痕被拉到了十米之外,接着,就没了影子。

  “战…战少将。”屋里有人害怕的叫了一声。

  闻声,战北天转过身,看到一名妇人害怕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问:“容德明和他老婆呢?”

  妇人受惊说道:“他和他老婆被他们那个可怕的女儿给拖走了……”

  她忙将之前的经过说了一遍,因为都是住在同一大院里,而且,老房子隔音并不好,所以,她跟其他幸存者听到了不少争吵的事情。

  战北天拧紧眉头。

  看来容德明暗中联络他的事情是被容雪知道了。

第二八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