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一四章

  容雪怎么也不相信,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是她的母亲,自小就认为不要她的亲生母亲,不畏惧生死,替她挡下了致命一击。

  相对比她自以为从小就很疼她,到了危急关头,却为了物资出卖自己的女儿的亲生父亲和继母,她的母亲才是真正爱她的人。

  可是,她知道的太晚了。

  “妈。”容雪难过的大哭叫道,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悔意。

  她回过神,慌忙地蹲下身子。

  突然,身体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容雪的动作顿时僵在半蹲的姿势下,低下头看着自己满身树皮的身体。

  在她胸口的中央出现一条裂痕,渐渐地,越来越大,就像有人在她的胸口撕开了一条裂缝,绿色的液体缓缓地从她的体内流了出来。

  “怎……怎么回事?”

  容雪很快就想起刚才她妈虽然替她挡了一下,但是,空间刃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从她妈身上穿过后,就打在她的身上。

  因为她妈忽然出现的原故,所以,没有注意到自己也被打中了。

  容雪想到这里,慌张的捂住自己的胸口,甚至用最细的藤条封住自己的身体。

  然,治标不治本,身体裂痕越来越大,已经蔓延到肚子下面和脖子上面,血液也越流越多。

  “不……不……”

  容雪恐惧地瞪大眼珠子,看到自己的裂开的身体,心里害怕极了。

  她不要死,也不想死。

  早知道,她就不来这里了。

  之前,原本逃离慕一帆面前,又回到丧尸队伍里的她,听从了潘仁哲的安排,潜入B城查看幸存者们会躲在哪里,有没有离开B城,打听清楚就回去向他汇报。

  可是,她鬼迷心窍,看到战北天营地里有这么多幸存者,就想着杀几个人给战北天添添乱,但,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还在跟战南天打斗的战北天回来了。

  不然,以其他人的能力,不一定能抓得到她。

  周围的幸存者看到她身体上的裂缝越来越长,都屏住了呼吸不出声,静静地看着容雪手忙脚乱的细藤封住身体的样子。

  不久,裂缝就蔓延到她的下颚、嘴巴、鼻子、眉心、额头,最后,人突然就不动了,神情仍表现着慌张害怕之中。

  紧接着,身体慢慢分裂,最后,变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胆子小的幸存者看到两人连着被分体,忍不住尖叫一声,好些人都撇开不敢观看。

  孙子豪看着容母的尸体,有些难过:“老大,要不要把她们给葬了?”

  战北天紧锁眉头:“在营地里选块好的地方,把容雪的母亲葬掉。”

  说完,他一把雷火就将容雪的尸体烧成灰烬。

  孙子豪趁机疏散周围的人。

  这时,郑国宗跑到容母的身边,含着眼泪将容母的两半身体合回在一起,哽咽道:“你……你怎么这么……”

  那个‘傻’字一直哽在喉里发不出来。

  之前,他跟容母是待在一起的,在容母认出突然冒出来的怪物就是她的女儿容雪时,也十分震惊,最后,奋不顾身的冲出去。

  他有拉住容母,可经常干体力活的容母比他这个只替别人看病的医生力气大,所以,容母很快就挣脱他的束缚,冲出去保护了自己的女儿。

  郑国宗想到这里,长叹一口气。

  其实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这么做,因为就算儿子再坏,那也是他的儿子,所以,做父亲的,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儿子。

  孙子豪带着两名士兵走了过来:“郑医生。”

  郑国宗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孙上尉,能不能麻烦你用个柜子将她尸体装好。”

  他不希望一个保护了孩子的母亲,最后沦落到只用一张席子卷起就被埋到地下。

  “这是应该的,我已经让士兵去找柜子了。”

  郑国宗哽咽道:“那就好,那就好。”

  刚认识容母之前,因为木木和战上将的事情,所以对容母和容颜她们多少有偏见,后面相处久了,越来越觉得容母她们其实是一对很不错的母女。

  就拿容颜来说,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就躲在营地里不去找物资,相反,她其他人都积极,想让她的母亲过上好一点的日子。

  容母亦是如此,在营时里勤勤恳恳的,待人有礼也真诚,很受别人尊敬,没想到人就这样死了。

  郑国宗从怀里拿出纸巾,轻轻擦去容母脸上的血迹:“一路走好,我会替你找到容颜的。”

  已经走近郑国宗身后的战北天,听到这话,又默默无语的转过身,回到战雷刚他们的身边。

  战雷刚立马问道:“北天,那个替怪人挡下你攻击的人是谁?”

  “是她的母亲。”

  战雷刚他们一愣。

  杨凤晴身为一个母亲,对容母保护女儿的行为非常的敬佩,转身朝容母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战雷刚他们也给容母敬了一个礼,并对战北天说道:“好好的葬了这位母亲。”

  战北天点点头:“我已经交待孙子豪他们去办了。”

  战雷刚叹了一声:“行了,你不用再管我们,你去忙你的吧。”

  “嗯。”

  战北天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战雷刚转身对其他人说道:“我们也去帮忙让大家快点离开B城。”

  “是。”

  与此同时,B城北面的天空上,慕一帆正在努力的拖住战南天。

  以他的能力,并不能伤到战南天,就算伤到战南天,以战南天的愈合能力,很快就恢复过来。

  所以,他也只是拖住战南天,不让他发现B城的幸存者正准备撤离B城前往水城。

  不然,战南天肯定又会想什么诡计来破坏这一次撤退行动。

  战南天见慕一帆只躲闪和防守,眼底满是鄙视,但是,自己却一直打不到慕一帆,更是让他非常的气恼。

  因为慕一帆十分的难缠又让他感到束手无策,不管怎么使用异能,也伤不到他一丝半毫。

  而且,慕一帆有六种异能,想要伤他不是件容易的事。

  慕一帆自己也不想一直在躲避,这样会显得自己非常窝囊没用,趁着战南天专注于想要打到他的事情上,眼珠子一动,将战南天带到某栋大厦的停车场。

  此时,停车场并没有停放车子。

  战南天追到停车场的时候,慕一帆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停车场里。

  他倏然地眯起眼目,一边走,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慕一帆,你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再说了,我也不一定要找到你不可,我、只要我回去随便杀个幸存者,你还不是乖乖的出来见我。”

  慕一帆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似的,一直躲在深处没有现身来见他。

  战南天见慕一帆不受他威胁,迅速转过身,朝停车场大门走去,却发现出去这条远比进来的时候还要长得多,好像一直走不出去似的。

  就在这时,响起了脚步声。

  战南天身形一晃,朝声音那边冲了过去,就看到近十名身穿着白大褂,脸带着白色口罩的研究员正边走边讨论着问题。

  十名研究员看到战南天,脚步并没有停顿,反倒加快速度朝他走来。

  为首的研究员怒道:“你竟然偷跑出来了?”

  战南天听到熟悉的声音,整个人一愣,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为首的研究员拿起一根穿着蓝色药水的针筒打进了战南天的手臂里。

  战南天被扎到的时候,既觉得有些疼,又好像不太疼。

  为首研究员转身对其他研究员说道:“你们把他带回研究室。”

  “是。”

  两名研究员钳制住战南天的手臂,将人压到楼上的研究室。

  战南天想要挣扎,却使不出力气,眉头一紧,心道,怎么回事?

  难道是针里的药水起了作用,可他是丧尸,药水对他根本是没有效果的。

  两名研究员把他带到研究室,直接就将战南天绑到了床上。

  战南天一进研究室,就忘记了挣扎。

  他怔怔看着研究室,不知怎么的,觉得这里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第三一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