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七四章 你是不是心软了

  战雷刚看到杨凤晴回来,就放下手里的书籍,问道:“跟北天谈得怎么样?他有没有改变想法?”

  杨凤晴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走到床边坐好。

  战雷刚见她不出声,以为她跟儿子谈得不愉快,又道:“我就说了,只要是他认定的人或是事物,就很难会让他放弃,所以,你谈也是白谈,我们只要拖着他们,总有一天,儿子会腻了这段感情,自然而然会放弃慕一帆。”

  杨凤晴转过身:“你真的这样认为的?”

  要是真是这样的人,她反而更担心,因为这是一个对别人不负责任的做法,慕一帆作为一个大男人却为她们家儿子生了一个孩子,容易吗?

  身为女人的她,知道怀胎十月很辛苦,更何况慕一帆还要受别人异样的眼光,要是她儿子就这样放弃别人,简直就是连畜生都不如。

  杨凤晴想到这里,不禁扶额。

  她不是反对这事吗?怎么反倒关心起慕一帆来了。

  不管,话说回来,要是慕一帆是女的,她还会反对吗?

  其实说来说去,也只是自己过不了男人跟男人在一起的那道坎而已。

  现在认真想想,就像蔡叔说的,儿子跟慕一帆一起,除了两人是男人之外,跟她和战雷刚又有什么不同?

  战雷刚理直气壮道:“当然,我现在才不管他们俩的事,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有一天折腾不下去了,自然会分开。”

  杨凤晴没好气扯过他手里的书:“你就睁眼说瞎话吧。”

  她把书的封面翻了过来:“那这本同性书刊又是怎么回事?”

  战雷刚死鸭子嘴硬:“我就是了解了解而已。”

  “既然不想管他们的事,你为什么还要了解同性恋的事?”

  战雷刚沉默下来。

  他就一个儿子,那鞥说真的不管就不管的。

  杨凤晴叹口气,将书还给战雷刚,问:“你今天看到儿子笑了吗?”

  “看到了。”

  战雷刚想到战北天笑得这么开心,心里酸酸的。

  儿子从小就很懂事,从不让他们操心,可就因为这样,反倒让他们心疼,尤其看到儿子笑容一天比一天少,心里就难受。

  做父母的,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开心,现在孩子开心了,他们却做出让孩子难过的事,自己也高兴不起来。

  杨凤晴看着战雷刚:“我看得出儿子是真心喜欢慕一帆的,何况,他们连孩子都有了,还有爸,他好像也在慢慢接受这件事情,你看……”

  战雷刚合上书本:“你是不是心软了?”

  杨凤晴没好气瞪着他:“你就不心软。”

  “我就不心软。”战雷刚把书本往床柜一放,然后,躺下来,拉起被子盖住了头,小声嘀咕一句:“才怪。”

  杨凤晴耳尖的听到被子里的声音,就拉高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战雷刚在被子里嚷道:“我说睡了!”

  杨凤晴白他一眼,同时,目光扫到床头柜的书刊,犹豫片刻,起身将书刊拿了过来,认真去阅读,细细地去了解那个既陌生又离她很近的世界。

  她看的很专注,丝毫没有注意到窗外有双眼睛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她房里的一举一动。

  战北天看着母亲手里的书,嘴角勾了勾,下一刻,消失在窗外,到慕氏找他的伴侣去。

  接下来的日子,慕一帆跟战北天都各自忙自己的事,到了晚上,两人就会约好时间地点见面。

  因为孩子不在身边的缘故,两人只能到对方的营地或是房间里找人,再由战北天把人带到空间里相聚,因为空间里的时间比外面长,两人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增进感情。

  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间就二十天过去,迎来了末世后的第一个新年。

  大家虽然不能再像末世前一样,忙忙碌碌的准备年货,但是,慕氏里的幸存者也没有闲着,在一个月前,慕一帆就下令,要大厦里的所有现在准备三十三个节目在年三十晚表演,就连训练营地那边也不例外。

  大家是忙上忙下,忙得快要不知道自己姓啥名啥,可是他们忙得开心,脸上的笑容从没有落下过,而且,大厦里里外外都贴上对联,并放鞭炮迎新春,使得整个大厦都热热闹闹的,比起以前的过新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一帆趁着晚会还没有开始之前,就赶紧给孩子洗澡,换上战北天留给孩子的新衣服,看着孩子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

  慕擎天穿上衣服,立刻扑到慕一帆的怀里,咯咯一笑:“爸爸,新年好。”

  “新年好。”

  “爸爸,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慕一帆好笑拍拍他的小屁股:“谁教你说这话的?”

  慕擎天眨着漂亮的眼瞳:“是战爷爷教的。”

  慕一帆转身到衣柜里找战北天给他的晶核,拿出一颗最高级的四级晶核放到孩子的手里:“现在晶核等于末世前的钞票,所以,这个就算是红包了,以后想买什么,就用它,知道吗?”

  “谢谢爸爸。”慕擎天迅速在慕一帆的脸上亲了一口。

  慕一帆揉了揉孩子的头:“爸爸去洗澡,你自己现在这里玩。”

  “好。”

  慕一帆从柜里拿出衣服,到卫生间洗澡,等出来时,就看到慕擎天笨拙拿着大头笔在景和上面认真写着字。

  他看着孩子的小手完全握不住笔,只能整只笔抓着的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走过去,亲了亲他的小脸,问:“你在干什么?”

  “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过新年,也是第一次收到红包,所以,我要在爸爸送我的晶核上做个记号,这样才分得清哪颗晶核是爸爸给我的。”

  慕一帆看着他吃力在晶核上写下一个‘爸’字,揉了揉他的头发,问:“这是不是你第一次离开空间?”

  慕擎天点点头。

  慕一帆心疼地将孩子抱在怀里:“等会,你会收到更多的红包的。”

  “嗯。”慕擎天兴奋一笑,将写有字的晶核收到了空间里。

  慕一帆抱着孩子走出房间:“儿子,爸字是谁教你写的?”

  “我自己学的。”

  慕一帆想到擎天不是普通孩子,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他带着孩子来到七十九楼,此时,七十九楼热热闹闹的,大家正在给慕啸虎拜年。

  慕啸虎笑眯眯地拿出装晶核的小红袋子,给小辈们各发了一个红包:“今年不同往年,一些理解就省去吧,只要大家开开心心就好。”

  其他长辈也纷纷给小辈们发了红包,慕擎天拿到红包后,笑得小嘴巴就不曾合拢过,并乖乖地将接过红包后交到了慕一帆手里。

  “爸爸,你替我收着。”

  慕一帆扬了扬眉,打趣说:“不是你自己收着吗?”

  慕擎天嘟嘟小嘴:“不都是大人替小孩子保管红包的吗?”

  慕一帆哈哈一笑:“行,我先给你存着,等你长大了,用它来给你娶媳妇。”

  慕擎天高兴点点头。

  身旁的慕一然听到这话,调侃道:“擎天还这么小,堂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当公公了?”

  “当然,我希望我儿子能快点娶妻生子,给我生个孙子玩玩。”

  慕一然哈哈大笑。

  这时,李彩玉对慕啸虎说道:“爸,晚饭和晚会快开始了,我们还是不要让下面的人久等吧。”

  慕啸虎站起身:“嗯,大家都下去吃饭。”

  慕氏家族的人都坐着电梯来到一楼,然后,浩浩荡荡地来到食堂。

  食堂里挤满了人,他们看到慕家的人到来,立马上前纷纷问好。

  慕啸虎笑着一一和大家打招呼,等来到最前面座位,看到前面的搭台时,朗声一笑:“一帆真是有心了,竟然想到在年三十晚搞年会。”

  刘伶虹笑说:“就他鬼点子多,不过,这样才算是过年,爸,您看整个食堂的人都高高兴兴的。”

  “是啊,是啊。”

  慕一帆趁着慕啸虎高兴,在坐下来的时候,立刻说道:“爷爷,大年初二,我要到孩子他妈那里吃饭。”

  慕啸虎笑容一顿,点点头:“去吧去吧,记得要带上礼物去,对了,要跟你爸说一声。”

  他用眼神示意慕一帆趁热打铁给慕悦成说一声。

  慕一帆会意,转过头对另一旁的慕悦成说:“爸,大年初二那天,我要去孩子他妈那里吃饭。”

  慕悦成眉心一动,沉声问:“他家人欢迎你?”

  “就是他爷爷叫我去的。”

  慕悦成没有出声,慕一帆就当他是同意了。

第二七四章 你是不是心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