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三二章

  慕一帆警戒地看着战南天,目光不时地往旁边空位上瞄了一眼。

  就在这时,九个鬼头火朝慕一帆攻了过来,气势十分凶猛,在靠近慕一帆的瞬间,鬼头火猛地张大了嘴巴咬了过去。

  慕一帆一个挥手,大水冲出,瞬间浇灭了九个鬼头火,同时,目光转向攻击他的刘星。

  刘星在鬼头火灭掉的刹那,再次朝慕一帆释放出满天火雨。

  慕一帆身形一晃,躲开火雨,来到刘星的面前,使出激光束射向刘星的脑袋。

  亚威见状,飞快在刘星面前铸起一米厚的冰盾,挡下激光束,嘭的一声响,冰盾被激光束爆碎。

  刘星知道自己不是慕一帆的对手,赶紧跑回战南天的身边。

  战南天身形一动,就来到了慕一帆的面前,阴冷说道:“慕一帆,你真是蠢得可怜,身为丧尸却帮着人类对付同类,你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

  慕一帆淡声说道:“我只是按我的心意行事而已。”

  其实,他也不想与丧尸为敌,而且,也早就想过一旦被人类发现他是丧尸的身份,他将无法在丧尸界和人类的世界里立足。

  “心意?”战南天阴冷的棉绒里闪过一抹讥弄:“对战北天的心意吗?真是太可笑了,你真的以为他喜欢你吗?别太天真了,他喜欢的女人,一个叫容颜的女人,他对你这个大男人,只有利用而已。”

  慕一帆从这话可以更肯定战南天也是重生的人,不然,怎么知道战北天曾经喜欢容颜。

  他拧了拧眉头:“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战北天。”

  战南天怒骂:“你真是犯贱。”

  “我犯贱?那我犯我的贱你激动什么?贱也没有贱到你的脸面,还是说,我用着你的身体来犯贱让你看不顺眼?慕-一-帆!”

  战南天倏地眯起眼眸,盯着慕一帆的目光又阴又沉。

  慕一帆勾了勾唇:“为何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说真的,我非常的想知道你在知道我跟战北天是一对的时候,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是震惊?还是愤怒?还是说颜面尽失?”

  他看战南天脸色变了变,继续道:“其实呢,我跟战北天在一起的事,也没什么好震惊的,因为更震惊的事还在后面呢,擎天,哦,不,应该说是慕天,这个孩子长得特别像战北天,相信见过这个孩子的人都认同这一点。”

  战南天死死抿着唇,盯着慕一帆,看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慕一帆眼角余光往旁边的空气扫了一眼,继续道:“大家只要看到这个孩子,都知道那是战北天的亲儿子,可是,谁也想不到,那个孩子是我生的,真真实实地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是我辛苦怀胎生下来的儿子。”

  “什么?”战南天一怔,震惊看着他。

  慕一帆看到他难以置信的样子,就是觉得特别爽:“想不到吧?想不到这具男性身体可以生孩子吧?你听到这件事情,是不是很惊讶?”

  “不可能。”

  战南天眼底闪过戾气,一个抬手就射出激光束。

  慕一帆早料到他会生气,在闪出激光束的时候,迅速闪开,继续说道:“为什么不可能?战老爷子和我爸都知道这件事情呢。”

  战南天眼底冒出红血丝,如同恶魔一般,眼神特别地恐怖。

  慕一帆看到他被自己激怒了,唇角上的笑意更深更浓。

  突然,无数条冰刺和怒火从背后朝战南天射了过去。

  战南天察觉到身后有危险,飞快躲开,接着,一个转过身盯着不远处的亚威和刘星。

  陈启豪微微一怔,迅速侧头看向亚威他们,见他们双目无神,立马喊道:“老大,亚威他们被控制了。”

  战南天眯了眯眼,对他们使出威压。

  亚威和刘星立即捂住发出剧烈疼痛的脑袋:“痛,好痛,老大,我们头好痛。”

  两人脸色非常难看,因为疼痛,面容变得扭曲,而且,脑里好像有两个声音在控制他们的行动,可是,他们不知道听谁的,导致两到声音在他们脑里打了起来。

  刘星实在疼得受不了,倒在地上打滚。

  亚威也忍不住疼痛,单膝跪了下来。

  战南天见亚威他们不听自己驱使,倏地转过头,眼眸阴沉地盯着慕一帆。

  只是短短一个多月不见,慕一帆的丧尸等级竟然提了上来,真是够快的。

  慕一帆看到战南天体内散出黑气,就知道战南天要使用暗系异能,不由地退后了几步。

  战南天看到慕一帆有些畏惧往后退去,嘴角缓缓地勾起阴森森的笑容。

  慕一帆想要怎么应付时,突然,背后被人用力推了一下。

  他猛地扑向前,眼看就要扑到战南天身上,随即,就被他之前早就设下的结界反弹回来。

  慕一帆在弹回的瞬间,一个伸手,抓向右边的空气,紧跟着,空气里被他拉出了一条人影。

  定睛一看,正是之前进入苍聚镇时,就开始隐身的张乐。

  慕一帆快速站稳脚步,眼底露出复杂,看着满脸仇恨的张乐问道:“小张,你刚才为什么要推我?”

  他不相信张乐不知道推他一把,很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战南天对于忽然出现的张乐,丝毫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他早就闻到有人类气息,而且,一直跟在慕一帆的身后没有离开过,相信慕一帆也早就知道身边还有一个人没有走。

  慕一帆确实知道张乐一直跟在身边,并且,知道张乐很有可能要害他,所以,他一直对张乐有所戒备。

  当然,他刚开始并不知道张乐想要对他不利,是在跟战北天分别时,趁着抱着他,在耳边小声提醒了他,让他防备着张乐。

  虽然不知道战北天为什么让他这么做,但知道战北天是为他好,也就按战北天的话去做了。

  张乐冷冷看着慕一帆,怒问道:“为什么?慕一帆你不会忘记我哥叫张越吧?那个被你害死的战友。”

  战南天扬了扬眉。

  慕一帆拧起眉头:“你刚才推我,该不会是想要为你哥报仇吧?”

  “没错,要不是你,我哥也不会死。”

  慕一帆眉头更紧。

  他真的很冤,张越又不是他害的。

  最可恨的是,害死张越的罪魁祸首就在面前,他还不能说。

  而且,就算说了,张乐也不相信。

  “张乐,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你现在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没有杀掉你之前,我是不会走的。”张乐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枪指着麻烦脑袋连开数枪。

  麻烦飞快避开子弹,来到张乐的面前,打掉他手里的枪,往没有丧尸的方向一推,沉声道:“赶紧走,你哥的事等会去再说。”

  “回去之后,有战少将护着你,我就没有机会再对付你了。”张乐从另一个口袋里取出枪,再次对准慕一帆的脑袋连开了几枪。

  然,子弹离慕一帆还要五厘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蛋壳纷纷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伤不了你。”张乐又惊又怒又急。

  战南天眯了眯眼。

  慕一帆见张乐铁了心要杀自己,没有再劝张乐离开,使用了结界将张乐给困住,同时,也加了防御结界,不让张乐再来妨碍自己。

  张乐?无法动弹,就像被困在了小箱子里,怎么也出不来。

  他大怒:“慕一帆,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他要杀你,你却还护着他。”战南天突然出声讥弄:“真是够愚蠢。”

  “你错了,他其实要杀的是你,而不是我,因为害死他哥的凶手是你,要不是他不知道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芯子,不然,早就拿着枪口对准你了。”

  “是吗?”战南天看向张乐:“那我可要趁着他没有反抗之力的时候解决他,否则以后就会多了一个敌人。”

  说着,他出手攻向了张乐。

第二三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