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四六章 我是杀定了

  慕悦成一听,倏地站起身。

  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慕悦成,都好奇慕悦成听到了什么事情,竟然会如此震惊。

  “爸?怎么了?”慕一帆问道。

  慕悦成看他一眼,走到了待客室的角落里,沉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战南天低声一笑:“我记得第一次给你打电话,让你卖掉慕氏股票的时候,你还挂了我的电话。”

  “你……”慕悦成难以置信说道:“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怎么可能是战南天打的电话?

  他跟战南天都没有任何关系,战南天为什么会好心提醒他?

  “不然,你以为是谁会这么好心给你打这通电话?要不是我提醒你,慕家能在末世之后,这么快就能在B城建立起这么大的势力吗?还不是靠我给你的消息,让你准备大批物资,大家才会投靠你。”

  “你为什么会这么好心告诉我这件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让慕悦成觉得更奇怪的是,战南天既然知道末世会来,为什么没有跟战家的人说?

  他记得在末世之前,并没有听到战家收购物资的消息,除非战家是以他人的名义收的物资。

  “我为什么这么好心告诉你这件事?我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消息?”

  战南天的语气里透着嘲弄和一丝几乎不能察觉的恨意,然后,低声一笑,讥弄道:“你就这么想知道吗?”

  慕悦成冷哼:“说不说随你。”

  他只是担心战南天不安好心罢了。

  “我只是担心自己说出来,你会不小心,因为这件事情实在荒唐。”

  慕悦成拧眉:“你还没有说出来,怎么就知道我不相信?”

  战南天嗤笑一声,没有立刻说出来。

  慕悦成紧紧握着卫星手机,想听听看战南天能说出什么离谱的事情出来。

  半晌,战南天才悠悠问道:“慕上将,你还记得二十五年前的六月七号的时候,你曾对一个孩子说‘妈妈不在了,但还有爸爸来保护你’。”

  慕悦成想了想。

  二十五年前六月七号?

  他想了很久,然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心头一惊。

  二十五年前的六月七号,不正是他前妻去世的那一天吗?

  而且,那句话,他是对他的儿子慕一帆说的,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他们的身边,那战南天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一帆告诉战南天的?

  战南天没有听到回答,又问了一次:“还记得吗?慕上将?”

  慕悦成哑声道:“当然记得。”

  战南天轻笑一声,又问:“那慕上将,你还记不记得在你要娶赵芸萱的时候,又对一个孩子说道‘爸爸工作实在是太忙,不能照顾你,但是,爸爸替你找个新妈妈,让她照顾你好不好’。”

  慕悦成再次一怔,怒道:“当然记得,只是你说这些干什么?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你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些事情?”

  战南天冷笑:“我从哪里知道的不重要,现在只是让你回忆以前的事情。对了,还有在孩子十八岁的那一年,你说,你希望你的孩子能像你一样,能当一名军人,然后,你的儿子就报了军校,顺利地进入了军队,之后,你又希望你的儿子能尽快的晋升军阶,就让他去了特种部队,这些事情,慕上将你还记不记得?”

  慕悦成紧紧拧着眉头,没有回答他的话。

  “在只有你跟你儿子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的情况下,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的?慕上将?”

  慕悦成怒问:“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有,你说的这些事情,跟你知道末世到来有什么关联?”

  “怎么会没有,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这么好心将末世的事情告诉你吗?”

  “是又怎么样?”

  “那我现在就是在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父亲上将!”

  慕悦成听到后面四个字,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父亲上将这个词也许在别人听来很平常,可是,只有他知道他大儿子以前生气时,就会这样叫他,话里总是带着浓浓的嘲弄。

  现在这年头的语气,就跟他大儿子以前叫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是,自从末世之后,他就没有听过他儿子这样叫过他,久而久之,他都快忘记这个词了。

  “很奇怪我为什么这样叫你吧?父亲上将,你心里应该也很清楚只有谁会这样叫你,这就是我为什么好心提醒你末世将要到来的原因。”

  慕悦成有些激动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战南天讥弄说道:“我现在用的这个身体躯壳叫战南天,但是身体里的灵魂却叫慕一帆。”

  慕悦成怒斥:“荒唐!”

  “我都说你一定会觉得这件事情荒唐,可事实就是如此。”

  慕悦成不相信道:“你身体里要是我儿子慕一帆的灵魂,那现在慕一帆的身体里的灵魂又是谁?”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不是现在的麻烦,确切的来说,我是重生回来的,也就是说,我是从未来时空回来的,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入了战南天的身体里,再来就是,我也跟你一样,也很想知道现在的麻烦身体里住的谁?”

  慕悦成震惊问道:“你…你是从未来回来的?”

  “是的,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末世将要到来的,我可没有预知的能力,只能在未来的时空里目睹到一切,才能将事情告诉你。”

  “可是,怎么可能,这也太荒唐,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慕悦成心里一点都不相信战南天说的话:“如果你是一帆,那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杀一航?”

  “我为什么要杀他?”战南天冷哼:“那是因为他该死,对了,还有他那个妈赵芸萱,也就是你的好老婆,统统都该死。”

  慕悦成连忙问道:“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憎恨他们?”

  “他们做得事情可多了,为了得到慕家的股份,他们是不择手段,趁着我患有骨癌的时候,买通私人医生,也就是李清天在我的身体里注入了病毒。”

  “什…什么?!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还有在末世之后,他们担心你会兵权都交给我,因为我当过兵,所以,对我是赶尽杀绝,特别刚入末世的时候,多次买通异能者,趁着去找物资的时候,想要杀掉我。”

  战南天越说越怒:“爸,这么多年了,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察觉到我们两兄弟不合,在你心里应该有底,只是不想去承认罢了,我知道慕一航也是你的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无法偏向谁,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不管你以后怎么护着慕一航,他,我是杀定了。”

  慕悦成听到这些话,都快要相信战南天真的是他的儿子慕一帆。

  可是,从未来回来这一件事,还有动魂住在战南天身体里这件事,他仍然不敢相信,总觉得战南天早就编好了故事来骗他。

  但,战南天喊他爸的时候,却这么顺口,就像叫了几十年一样。

  “还有赵芸萱,也是如此。”

  “你……”

  “我暂时要说的只有这么多,还有,你的地牢根本关不住我的。”

  紧接着,就听到电话里传出砰的一声,然后,大厦里的警报声‘呜呜呜’响起。

  坐在沙发上的麻烦和战北天、战雷平、战国雄疑惑看向门外。

  战国雄疑惑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一帆立马用精神异能扫探整个慕氏大厦:“是战南天跑了。”

  “什么?”战雷平站起身:“南天,跑了?”

  “是的,他用光系异能打烂了地牢的门跑了。”

  战雷平大怒:“这个兔崽子。”

  战国雄就纳闷了。

  南天不是一直逼他把人送到慕家吗?

  怎么就跑了?

  “报告。”一名士兵急急忙忙地跑到招待室。

  慕一帆见慕悦成还在发呆,就问:“怎么了?”

  “战二少,逃走了。”

第二四六章 我是杀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