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一二章 太像了

  天南看到战北天朝他走了过来,眸光怔了怔,脸上闪过紧张和激动之色,手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头。

  他目不转睛看着表哥战北天走到他的面前,不禁地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战北天用凌厉的目光盯着他的时候,又把话吞了回去,面容恢复一片黯然。

  战北天瞥眼他握紧成拳的手,冷声问:“这位先生,我已经注意到你很长时间,我发现你一直看着我跟我父亲他们,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吗?”

  天南想着战北天肯定是认为自己不怀好意,赶紧张开嘴巴想要解释。

  不料,嘴里发出嗷的一声,他慌忙收住声音,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再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说话。

  战北天看出他不会说话,就拿出本子和笔递给他,而且,对方不会说话正合他的意。

  天南接过本子和笔在纸上写道:对不起,先生,我为我刚才不礼貌的行为感到抱歉,我不是有意要一直盯着你们看的,我只是觉得那边其中一个先生,长得很像我的亲人,所以,我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给你们造成不适,还请见谅。

  战北天看着他用左手熟练写着字,眸光闪了闪,然后,看到本子上的字迹,心头倏然一怔。

  他不动声色问道:“长得像你的亲人?”

  天南用力点点头。

  战北天问:“那你这位亲人呢?”

  天南脸色暗下。

  战北天见他不说,又道:“你一个人吗?那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结伴离开这里。”

  天南目光一亮,迅速在本子上写到:可以吗?

  战北天看着本子上的字迹随着字迹主人的心情变化,使得字体飞跃了起来,嘴角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当然可以。”

  战北天将人带到战雷刚他们的面前,介绍道:“爸,这是我一个朋友,等会离开B城的时候,麻烦你帮忙照顾他。”

  战雷刚应道:“好。”

  天南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在本子上的另一页写道:你们好,我叫天南。

  战北天瞥眼上面的名字,不语。

  战雷刚看他用写字来介绍自己,就大概猜到这个叫天南的男子不会说话,就笑着说:“天南,是个好名字。”

  身边的战雷平却怔怔地看着本子上的字迹,喃喃说道:“太像了,太像了。”

  “像什么?”

  战雷刚看着本子上的字,没有看出什么,不过,他却发现名字有个特别之处,那就是天南的反过来叫南天。

  “天南?”战雷平看着‘天南’两字,又喃喃念道:“天南!南天?连名字都这么相似。”

  天南对他们有礼一笑,然后,又在本子上写到:等会麻烦你们了。

  战雷刚对这个礼貌的男子心生好感,拍拍他的肩膀:“等会跟着我们就好。”

  天南点点头。

  战北天望向过长的队伍,对战雷刚他们说道:“爸,我带你们进去。”

  战雷刚拧起眉,不赞同道:“虽然这个营地是你的,但是还是不要插队比较好,我们晚点离开没有关系。”

  战北天解释:“爸,带你们进去之后,并不是安排你们离开,是想要你们帮忙一些事情,多个人多份力,可以更快的安排这些人离开B城。”

  战雷刚一听,这才松口点头:“好。”

  战北天立刻带着战家和旁边的慕家的人一起进到了营地,然后,带他们到通道那边帮忙。

  有幸存者看到战家的人直接走向通道,心里顿时感到不满和不平,就嫉妒的对身边的人说道:“战家的人真好,不用排队就能直接离开,哪像我们还要辛辛苦苦在这里排队,而且,还要冒着丧尸随时会有可能跑来杀掉我们的危险。”

  身边的人听到这话,心里也产生了一丝嫉妒:“是啊,真好,说起来,丧尸潮还是战南天招来的,他们倒好,不收拾烂摊子也就罢了,还自己先逃离这里,让我们来做垫背的。”

  周围的人一听,纷纷有了很大的意见,而且,是越说越大声。

  战雷刚他们都听到幸存者们都在议论他们战家的人是贪生怕死之辈,不理会其他人的性命和危险,只顾自己逃命,心里感到十分生气。

  尤其是战雷平,他气愤地对幸存者们说道:“是我儿子做的事情,就冲着我来好了,跟战家其他人没有半点关系,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说战家半点不是。”

  天南复杂地看着战雷平。

  战雷刚沉下脸:“怎么就不关我们的事了,难道你不是战家人了?”

  战雷平忙解释:“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战雷刚转身看幸存者:“我们战家人不是贪生怕死之人,绝对不会抛下你们不管离开,还有,我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有一个人没有离开B城,我们战家的每一个人也不会离开B城的,现在我们是到通道里帮忙,并不是要离开,所以,请你们放心。”

  幸存者们被这话堵得胀红了脸,尴尬地撇开头,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战雷刚转身对战北天道:“我们走吧。”

  战北天带他们来到通道大门口。

  孙子豪看到战北天他们,立刻赶过来,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道:“老大,战二夫人听到战二少是丧尸,并且,将丧尸潮召来的B城的事情,人突然晕了过去。”

  战雷平连忙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同一时,天南也焦急嗷嗷了两声。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孙子豪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天南的反应。

  “现在在休息室里。”

  “带我去看看。”

  孙子豪赶紧带战雷平他们去休息室,身后的天南也连忙跟上。

  他们去到休息室里,钟新已经醒来,站在窗口旁,呆呆地看向窗子外面。

  “阿新。”战雷平叫了一声。

  钟新仿若没有听到有人叫她,仍看着窗子外面。

  战雷平走上前:“阿新,你怎么样?身体没事吧?”

  钟新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问道:“雷平,他们说我们的儿子是丧尸,是真的吗?”

  战雷平皱紧眉头,没有出声。

  钟新又问:“他们还说是我们的儿子招来丧尸潮,害死许多人,这又是真的吗?”

  听不到战雷平回答,她便自言自语说道:“我儿子是这么温和,这么有礼貌的一个人,就算是丧尸,也不可能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我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站在门口的战雷刚看到钟新神色不太对,立马问着在房间里照顾钟新的杨凤晴:“找人给钟新看了吗?”

  杨凤晴小声说:“找了,郑医生说她只是受了刺激。”

  这时,钟新转过头,激动地抓住战雷平的手:“雷平,你告诉我,这些事情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战雷平实在不想瞒着她,而且,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想瞒也瞒不住。

  他握紧钟新的手,艰涩说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钟新忽然身形一晃,往后倒了下去。

  战雷平慌忙伸出手,但是,有人比他快一步抱住了钟新。

  天南抱稳钟新,并迅速将旁边的椅子拉过来给钟新坐下,然后,给钟新揉起脑穴。

  战雷平愣了一下,赶紧问道:“阿新,你没事吧?”

  钟新微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战雷平见她好像是晕过去了,连忙转身叫道:“北天,麻烦你叫个医生过来。”

  话刚落,就听到钟新焦急喊道:“南天,南天。”

  战雷平转过身,看到自己的妻子着急地抓着天南的手腕不放。

  钟新抬头看向天南的脸,欣喜的面容顿时被失落取代:“你不是南天,你怎么不是南天?”

  这个男人的按摩手法跟她的儿子的一模一样,由轻渐渐变重,然后,再由重慢慢变轻,反反复复的让她觉得很舒服,力度又刚好适中,这是其他按摩师都做不到的,应该说是按摩师都达不到她的要求,所以,她会经常让儿子给她按摩。

  可是,现在距离上次按摩,已经过去很久,久到她都要忘记那种感觉,现在体会起来,既亲切,又让人怀念,但更多的是伤感。

  天南在钟新松开手之后,继续给她按摩,让她可以得到放松。

  “为什么你的按摩手法跟我儿子一模一样。”

  钟新轻轻说着这话,就闭眼睡了过去。

第三一二章 太像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