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四五章

  “战老的意思该不会是不能将战南天带出这个异空间吧?”

  在慕悦成的心里,认为战国雄的话里透着另一种意思,表面说是将战南天送过来赔礼道歉,说任他处置什么的,但事实上又以战南天立刻异空间就会伤到他作为借口,不想把人交给他。

  战北天说道:“慕上将自是可以将战南天带出这个空间,只是他要是离开这个空间之后,出手伤了你,就不在我们的负责范围内,毕竟我们已经提醒过你,何况他不仅有异能,而且异能等级还很高。”

  慕悦成沉下脸:“可如果我不带他离开这个空间,那怎么算是交给我处置?难不成要我每天待空间里处置他?”

  这不是等于变相的被战家的人监视着吗?

  不管怎么想,心里都非常的不爽。

  再说了,他们战家是不是太小看他们慕家了?

  他们慕家这么多的异能者,他就不相信制不住一个战南天。

  战国雄看向战北天:“北天,把南天交给慕上将。”

  战北天紧抿着双唇,却没有动作。

  慕一帆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纠结,不管放不放战南天,都非常的为难。

  战南天嘴角勾起戏谑一笑,在战北天耳边低声讥弄:“战北天,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为难?要不要我教你如何选择?你应该很清楚不把我交给慕悦成,战慕两家将会一直闹下去,你跟慕一帆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家里人的认可。还有,你还必须把我关在异空间一辈子,毕竟你舍不得对这具身体动手,就连你也不能离开异空间,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战北天睨他一眼,压着声音淡声道:“你从回来的时候就对爷爷坦然杀慕一航的动机,是不是就想着让爷爷把你交给慕上将处置,好趁机可以离开我的异空间,不再被我的异空间所困?”

  战南天冷笑:“战北天,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太聪明很让人讨厌,不错,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可不想跟你待在这个破空间里,一秒钟都不想。”

  慕悦成看着战南天和战北天一直在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战国雄拧紧眉头:“你们在说什么。”

  战南天收起阴沉的笑容:“没什么,大哥只是舍不得把我交给慕上将而已。”

  战国雄看向战北天。

  战北天紧紧的皱着眉头,扫视众人一圈,犹豫了一下,才将异空间收了回去。

  慕悦成一离开空间,立马就让多名三级异能的士兵在战南天身上打了一针让人全身瘫软,完全使不上力的药剂,然后,让人把人押到大厦的地牢里。

  战雷平厉声问道:“慕上将,你刚才给南天打的是什么针?”

  慕悦成淡淡看他一眼:“战少将,你放心,我只是打了一针让人使不上力的药剂而已,不伤身体。”

  战国雄和战雷平对看一眼,不放心地跟着士兵们离开了待客室。

  后面的慕一帆迅速走向战北天,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把战南天交出去了?”

  战北天解释:“我的堂弟,还有可能活着。”

  他这次抓战南天回来的真正目的,本来就是想解除两家人的误会,不想让两家人成了他跟慕一帆之间的阻碍。

  再者,他现在确实无法对现在这个战南天下手,二来,他的堂弟南天很有可能还活着,他需要放现在的战南天离开,才有可能知道他的堂弟在哪里。

  还有就是,事情如战南天刚才所说,他现在下不了手,可也不能将战南天关在异空间一辈子,那么,就连他也要待在异空间里呆着,等同也把自己给困住了。

  所以,他一早就有放了战南天的心,刚才之所以表现不情愿把人放走的样子,只不过是不想让战南天发现他的目的。

  “你认为你堂弟还活着?”慕一帆蹙起眉头:“你放了他,该不会认为原来的战南天还在他的身体里?所以下不了手,你才把他放了?”

  “是有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像你跟原来的慕一帆一样,进入了别人的身体。”

  慕一帆摇摇头:“进到别人的身体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不然,真正的战南天早就回来找你们了。”

  战北天锁紧眉头:“但也有可能因为被战南天关着,回不来也不一定。”

  慕一帆想想也是。

  毕竟他跟原主慕一帆之间,有着一股熟悉感牵引着彼此,那么,原主慕一帆跟原来的战南天说不定也有这样的熟悉感,才会被慕一帆发现战南天的身份,将其关了起来,方便以后作为要挟。

  大群人来到大厦的地牢里,士兵将战南天关在牢房中。

  战国雄沉下脸:“慕上将,我只是将人交给你处置,可没有让你把人当成犯人将人关起来。”

  处置之后,他们就会把人带回去,可没有想过把人留在慕氏大厦。

  “战老,你应该知道我的小儿子慕一航还被关在调查局里,我现在还正为他的事情忙上忙下的,暂时没有时间去处置战南天,就算要处置也要等一航回来处置他,毕竟一航是战南天打伤的。”

  “慕一航被关在了调查局里?”

  被关在牢里的战南天听到慕悦成说的话,虚弱地问道。

  慕悦成转头看向牢里的战南天,嘲讽道:“你一心想要杀掉一航,会不知道一航被调查局里的人带走了吗?”

  战雷平脸色一沉:“慕上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认为是我们战家的人陷害慕一航吧?”

  慕悦成看向战雷平:“我没有想要误会战家的人的意思,但是,每次见到一航,都想要杀掉一航的人,我真的不能不去怀疑他,如果换成是你,你也会忍不住多想吧?”

  战雷平黑着脸,愤怒瞪慕悦成一眼。

  战国雄说道:“慕上将,南天是在慕一航被举报的前一天回来的,但是,从头到尾被关在战家,并没有立刻战家半步,是不可能陷害慕一航的。”

  慕悦成不语。

  在战南天刚才问慕一航被关在调查局里的时候,他对战南天的怀疑已经减少一半。

  战南天之前已经承认杀一航的目的,那就没有必要再隐瞒陷害这一事。

  战国雄又道:“慕上将,一开始就是南天的不对,你处置他之后,我们两家也算是讲和,以后也不会再为这件事情闹起来,还有,我们也可以为你调查陷害慕一航被人举报的事情,多个人,多份力,相信很快就能还慕一航的清白。”

  慕悦成面露犹豫。

  “在处置我之前,我想跟慕上将单独的聊几句。”战南天虚弱说道。

  慕一帆撇了撇嘴角,嘀咕道:“真是会装。”

  普通药剂对丧尸根本没有作用的,所以,战南天现在这么虚弱,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

  战国雄眯了眯眼,沉声问:“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的吗?”

  他认为战南天一直逼他把人送到慕家这里,应该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跟慕悦成说几句话,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战南天嗤笑:“爷爷,你该不会是担心我趁着单独谈话的时候会对慕上将出手吧?如果是这样,就用卫星电话说好了,这样一来,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伤不到他。”

  牢外的几个人对看一眼,慕悦成说道:“我倒是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他借了慕一帆的卫星手机,让士兵交到了战南天的手里,然后,他们一起离开了地牢,回到了休息室。

  接着,他打通了慕一帆那部卫星手机。

  电话一通,慕悦成就喂了一声,手机里传出来阴沉沉的笑声,让人听了好不舒服。

  而且,他发现战南天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虚弱了。

  “战南天,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慕悦成冷声打断他的笑声。

  战南天收起了笑声,淡声说道:“慕上将,你还记得在末世之前,有人打电话给你,让你准备物资的事情吗?”

第二四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